http://www.xlnews.net

30岁,真是女性的一道坎?“乘风破浪的姐姐”说不!

原标题:30岁,真是女性的一道坎?“乘风破浪的姐姐”说不!

这两天,最热的综艺节目莫过于《乘风破浪的姐姐》。一群30+的女星来选女团,让节目在开播前就话题十足。

从首期节目效果来看,姐姐们的舞台实力以及评委选人标准都有争议,但自带的话题梗营造了不少看点。

不装嫩、不装可爱

这样的女团如何圈粉?

节目从一开始就自带话题感。等待成团的姐姐们既有个性又强势,与由黄晓明、杜华、赵兆、陈琦沅组成的打分组相比,显然是翻转了原先由导师团定义的权力关系。

自带“气场”的姐姐们表现出对规则的不屑一顾。

比如,导演组让宁静自我介绍时,她理所当然反问:“还要介绍我是谁?那我这几十年白干了。”

第一期里,在选手们亮相前,身为“成团见证人”的黄晓明更是“求生欲满满”,挨个周旋于姐姐们之间,力求一碗水端平,并且一直强调,参加这档综艺,对姐姐们来说是“加分项”。

与时下流行的偶像养成类团综相比,这档节目显然一开始就出奇制胜。“姐姐们”出场前,节目组打出的口号是“三十而励”与“三十而骊”。

以往,年龄是娱乐圈女演员避之不及的话题,年轻的小花层出不穷,步入中年的女演员开始面临没戏演的尴尬处境。而《乘风破浪的姐姐》横空出世,“30+”的女演员、女歌手坦然谈论年龄与出道年限,甚至不避讳离婚或“歌红人不红”等话题,在千篇一律的偶像式女团里,让人看到不一样的女团可能性。

或者说,《乘风破浪的姐姐》开局的成功,其实迎合了观众对于综艺节目的另一种期待。功成名就的姐姐们带着代表作,重新站上舞台,竞争“C位”,她们比素人、练习生更游刃有余,也更熟悉舞台。当她们重新回到比赛场,与评分组或导师团隐然形成平起平坐之势,这就天然构成了节目的矛盾点与冲突点,即观众喜闻乐见的“看点”。

第一期中,每位上台的选手都没有彩排。

当穿着华丽婚纱的黄圣依站在舞台上时,她直接对节目组提出了要求——“停一下,耳机里面太大声了,停一下,耳机的声调稍微小一点。”

歌手丁当对最终得分不满,她选择在微博上“喊话”杜华:“无论姐姐们抱着什么心态,本质上它仍是一场比赛。但当我听到获低分的理由竟然是‘唱得太好了’,我和观众姐妹们一样也是满脸问号。”

某种程度上,比起偶像养成类综艺里选手们直接“服从”的姿态,《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的选手们,更像是“乘风破浪”或很多自媒体形容的那样——“兴风作浪”。

当第一批“90后”开始迈入30岁的大关,这批观众对《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期待,折射出当下年轻人对“年龄焦虑”的抵抗。三十而立,姐姐们不再装可爱,不再装嫩,不再用不成熟粉饰自我;而是展现出果敢、自信、乐于挑战的一面,这当然很“圈粉”。

各种模式杂糅出一台戏

大龄女团如何出道,能否真正打开市场?许多观众都清楚,选秀成团只是噱头,或者是把姐姐们聚集在一个舞台上的由头。

《乘风破浪的姐姐》最大的看点是嘉宾,相比选秀节目邀请素人或尚未被大众熟知的训练生,这档节目的阵容可谓星光熠熠,其中不乏宁静、张雨绮、伊能静等话题人物。有成熟演艺经验的老手放在一起比拼,自然比素人选手更能营造节目效果。节目未播先热,不少观众也是冲着看好戏而来。

把这些姐姐聚集在一起,要唱歌、要演戏,或是做旅行节目都可;竞选女团,未必是最适合她们的呈现方式,却是最有市场的综艺呈现方式。相比已经饱和的歌手类、演技类、生活观察类综艺,大龄女团选秀尚未有人做过,显然最有卖点。

从首期节目效果来看,评委杜华的选人,还在拿市场上常见的女团标准来衡量。比如丁当出色的演唱反而得了低分,阿朵充满个性的舞台被认为难以找到同类项。至于陈松伶、许飞等专业歌手的表现固佳,但好像穿越到《歌手》舞台,失去节目特色;张雨绮、吴昕等槽点满满的舞台表现,不亚于《青春有你》的朗读式rapper,反而成了看点。

做大龄女团,无非给出一个热点的接口,即便最终真的打造出女团,也难以像常规团体那样运作。如今,综艺节目已经可以堂而皇之写入明星的代表作品一栏。“姐姐”选手中,不少人近年来少有作品问世,却活跃在真人秀领域。成不成团,出不出道,也许不重要,重要的在于节目过程。在竞演类综艺节目里如何生存到最后一集,并抢到更多镜头、更多话题关注,才是参与这个节目的最大意义。

但话说回来,这种综艺模式和剧本套路并不鲜见,只是主角换成了姐姐们。第一期播完,谁拿了“励志”剧本,谁拿了“反转”剧本已经渐露端倪。作为一档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终究缺乏原创的核心模式,只是广泛吸收借鉴了前人的成功模式,而它的最大亮点是与众不同的节目嘉宾,每个人都带着“戏”来,每个人都有故事,但这样的嘉宾很难复制。

重新思考女性价值

去年,演技类综艺《演员请就位》热播,同样是吸收了各种流行综艺形式,谜一样的选人标准、导师现场论战等让节目在同类项中脱颖而出,贡献了不少话题。当时有分析指出,许多出道十余年或是已经拿过重量级奖项的演员还要回头来和跨界新手比拼演技,暴露了“影视寒冬”下演员的生存困境。和《乘风破浪的姐姐》捆绑在一起的则是对中年女性职业危机的关注和探讨。

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上,海清曾呼吁导演制片多给中生代女演员机会,引发大量关注和讨论。有档期参加长期综艺节目的,无论是演员还是歌手,恐怕都没有影视或音乐界真正的当红者。

“三十岁以后,人生的见证者越来越少,但还可以自我见证;三十岁以后,所有的可能性不断褪却,但还可以越过时间,越过自己……”《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开头以一段文案对三十岁以后的女性进行探讨,鼓励女性积极探索自我价值。和去年扎堆的演技类节目一样,“撕话题”成为今年选秀混战中出圈的重要方式。但大众关注这些姐姐,除了要看“撕话题”,更多是对成熟女性魅力的认可,正如许多女观众所言,期望从她们的身上找到激励自身前进的养分。

一个有价值的选题,尽管是用综艺的方式呈现,但也不妨深入探讨,引发社会思考和共鸣。在《演员请就位》中,相比比赛结果,在节目过程中对表演细节的讨论、对职业价值的认知、对行业创新的思考,更是意义所在。

《乘风破浪的姐姐》同样可以把更多笔墨放在关注女性成长的话题上,谁出道、谁成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导师和嘉宾的言行,对女性价值重新思考,而不是把看点、卖点放在“撕话题”上,这才是节目能够产生持久效益的关键。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钟菡、张熠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