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我在巴黎丨疫情中时装周如期举行:热闹不再,时尚业备受打击

原标题:我在巴黎丨疫情中时装周如期举行:热闹不再,时尚业备受打击

10月1日,随着太阳西斜,一批穿着时尚的巴黎人陆陆续续抵达了位于巴黎东北部的一个地下室。这些手里拎着几天前刚上市的迪奥新款刺绣Tote手袋的时尚弄潮儿们是来参加品牌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的时装秀的。巴黎时装周每年举办两次。其中,每年的9月下旬到10月上旬举办的是春夏时装周。不过,在走下楼梯之前,入口处的一个大牌子还是提醒着来访的客人们,今年这个时装周不比往常。牌子上画着一个口罩,还用大字写着:请您全程佩戴口罩——欢迎来到全球疫情大流行下的巴黎时装周。

今年虽然遇到新冠疫情,但是主办巴黎时装周的法国时装协会依旧坚持举行春夏时装周。这一点说奇怪也奇怪,说自然也自然。自从1910年法国时装协会第一次举办时装周以来,每年两次的时装周就是雷打不动的。即便是在二战巴黎被德军占领期间,时装周也照常举办。但是,疫情之下举行这种大型活动,总还是应该有一些章法。而巴黎时装周作为每年照例最后一个举行的时装周,也可以吸取纽约、伦敦以及米兰的经验。可是,对于许多米兰时装周结束后来到巴黎的时尚界人士来说,巴黎的防疫措施显得过于宽松,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疫情之下的巴黎时装周,热闹不再。

10月1日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秀场上一位戴着口罩的来宾在用手机给模特拍照。 本文图片均为作者供图

往日喧闹不再,防疫措施略显宽松

“今年我们方方面面的规模都要缩小。”37岁的安德鲁·利斯特说。利斯特是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公关公司Purple的副总裁。他任职的公司在伦敦、纽约、洛杉矶以及香港都设有办公室,负责全球许多企业的品牌管理工作。因此,利斯特一直是全球四大主要时装周的常客。今年在巴黎时装周中他也负责了3个品牌的活动策划,其中就包括10月1日举行的这场时装秀。

不过,因为疫情的原因,在利斯特的建议下,品牌方决定将邀请的客人数目控制在了150人。往年在时装秀之后都要举办的庆祝鸡尾酒会也取消了。当然,请DJ来打碟烘托氛围也是不可能的。同时,旗下拥有《Vogue》以及《GQ》等时尚杂志的媒体巨头康泰纳仕(Condé Nast)以及旗下拥有《ELLE》以及《Harper’s BAZAAR》等时尚杂志的赫斯特国际集团(Hearst Corporation)纷纷禁止编辑们进行跨国旅行。这也让参加今年春夏巴黎时装周的媒体人少了许多。《Vogue》中国版的主编张宇此前就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因为今年没法来巴黎参加时装周,所以获得了多年来第一个完整的国庆假期。

要是往年的时装周,利斯特在欧洲都要招待至少100名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工作者。但是今年只来了2个人。

“今年太安静了,让我都有点伤感,”利斯特说。

为了适应今年安静的现实,品牌方取消了往年举行的T台走秀。因为品牌的设计师亨利·里维(Henry Levy)坚持要举行一场现场活动,在经过商讨之后,品牌方决定举办一场规模小许多的展示会。参加的模特数量从40人减少到了12人。这些模特们的任务也只是简单地在预定地点站着,原地摆各种姿势。就像是商场里的假人——当然,是有生命的“假人”。

一名工作人员在整理模特身上的挎包。

但是,就算今年已经做出了许多改变,利斯特还是觉得,与其他三个城市相比,巴黎官方在时装周期间推出的抗疫措施略显宽松。在筹备阶段,利斯特的团队从法国时装协会那里接到的指引非常模糊,让利斯特他们有些困惑。此前,米兰官方给出的限制是所有现场活动的参加人员数量不能超过50人。相比之下,法国时装协会给他们的人数上限却是1000人。

“我们明显不可能找这么多人来,我们还是希望保障我们客人的安全。”利斯特说。

除了人数之外,纽约、伦敦以及米兰的要求都比巴黎严格得多。以米兰为例,利斯特在米兰办活动时,米兰以及意大利官方在所有出入口都设置了体温监测站。同时,所有来宾都必须写下各自的姓名住址以及联系方式。这样一来如果当天的活动出现了确诊病例,政府的追踪人员就可以快速地联系到所有的密切接触者。

“但是,巴黎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要求以及类似的措施。”利斯特说。

来宾心态放松,时尚产业深陷困境

巴黎的防疫措施宽松,当晚来参加展示会的来宾普遍心态也都很放松。满头银发的劳伦·阿洛斯特里(Laurent Allostery)这次是专门从慕尼黑来到巴黎参加时装周的。他在慕尼黑的一个画廊担任买手,从前年开始参加巴黎时装周。今年虽然暴发了疫情,但他还是选择了来巴黎看秀。

“我觉得秀场还是很安全的,大家都戴着口罩,至少比地铁上安全多了。”阿洛斯特里说。

当然,疫情期间进行跨国旅行,对于很多人来说风险还是太大了。“今年我肯定不会到其他地方去看秀的,不过,既然今天的秀是在巴黎,那来看看也无妨。”卡希尔德·伊冯(Casilde Yvon)说。27岁的伊冯是一个场景设计师,本身就在时尚产业中工作的她自然是巴黎时装周的常客。在她看来,虽然疫情还在蔓延,但是现在举办现场时装秀没什么问题。

其他到场的业内人士也认为,虽然疫情正在抬头,但是今年备受打击的巴黎时尚产业需要巴黎时装周的如期进行。“今年的男装和高定秀(编注:高级定制走秀)都已经因为疫情取消了,要是现在把成衣秀也取消的话,行业就受不了了。”蒋尼基说。自从2011年进入路易·威登担任设计师入行开始,蒋女士已经在巴黎的时尚行业里渡过了将近10年的时间。现在她拥有自己的时尚策划公司,负责策划品牌的走秀以及摄影等活动。自从疫情暴发以来,她的公司已经丢失了90%左右的业务量。

“成衣对时尚产业来说是最重要的,毕竟销售额的大头在这里,”蒋女士说,“因此,虽然疫情还在蔓延,时装周也必须要举行。”

虽然现在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但是谈起时尚产业的未来,大家还是比较乐观的。在Enfants Riches Déprimés的主设计师亨利·里维看来,疫情没有给他这一季的设计造成太多麻烦。主要让他头痛的是从洛杉矶来到巴黎的这段旅程。带着他所有新一季的服装,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按时抵达巴黎。当晚的展示会结束之后,疲惫的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觉得吧,我只要做好自己,未来肯定是会越来越好的。”里维说。

(作者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现居巴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