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不问世事20年、一出现立刻碾压绝世美人,靠气质就摄人心魄的颜值什么样?

原标题:不问世事20年、一出现立刻碾压绝世美人,靠气质就摄人心魄的颜值什么样?

大家在恍惚之间应该都有过这种感受,那就是一个人的审美偏好总是成系统的,能触动一个人的点,其实反反复复就那么几个。

喜欢罗大佑的人大概率会喜欢蔡琴。

喜欢《变形金刚》的人,也总是会为了《复仇者联盟》走进电影院。

不过在有些时候,这种联系会表现得更内在一些,比如今年夏天综艺界的两匹黑马 ——

《乐夏》的五条人和《脱口秀大会》的李雪琴。

一个欢脱、一个垮,一个搞自娱自乐的小众音乐、一个搞面向大众的搞笑短视频。

表面看似没有什么交集,但我们仔细体会的话,会发现构成他们吸引力的美学核心其实很接近。

简单来说,他们的魅力,在很大程度上都源于他们作为“反叛的知识精英”的背景。

唱着城中村生活、穿着拖鞋上台,看似痞里痞气没文化的五条人,在面对周迅的疑问“你们会打架吗”时,回答道:

“我们知识分子不打架的”。

被网友调侃拍哪里都像铁岭、日常能抱着电视看一天、自嘲低俗的李雪琴。

在被网友质疑北大学历的真实性时吐槽说:

“就我这样,我但凡正常一点、我长得好看一点,我都上不去北大”。

在某种程度上享受“泯然于众人矣”的五条人和李雪琴,无疑是知识分子中的非主流。

为大众所不太了解的是。

知识界中其实一直存在这样的人,他们的三观自成体系、不会让理论知识架空自己真实的生活体验。

他们或邋遢、或严肃、或者放飞自我。

与正经的学院派相比,总有着几分属于边缘人的危险和性感。

除此之外,由于观念与审美风格相伴相生,在这些非主流知识分子身上,我们也总能看到,区别于传统学院派的外型审美风格。

这些美学偏好,甚至在无意之中,深深地影响了时尚界。

接下来就跟大家聊一聊。

“造型,作为天才的有形证据”

不同于人们在一般情况下对精神 / 物质、内在 / 外在,这类二元对立的讨论。

美不可能是孑然外在或者内在的,早已是众多美学研究者的共识。

从这个角度出发,内秀的知识分子们的造型,顺理成章地吸引了时尚界人士的目光。

桑塔格标志性的衬衫、马甲、毛呢外套:

莱博维兹的吸烟装、牛仔靴:

福柯的高领毛衣、机车夹克和乐福鞋:

或自然、或大胆,我们能从中品味出一种相通的美学力量,那就是直率。

就像波伏娃1960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得那样,“我对衣服一点都不感兴趣,我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考虑”。

他们好像并没有费什么心思,而且懒得费心思就穿成了这样,服饰精确地勾勒出了每个人不同的精神趣味和个性。

让造型成为了刻着他们姓名的第二层皮肤,不着痕迹地完成了对服装本身,保暖、遮羞等功能性的超越。

造型风格,似乎也越过了他们艰深的著作和复杂难懂的思想。

像时尚研究者所称赞得那样,变成了这些人天才头脑和精致灵魂的有形证据。

形塑文化观念所引起的蝴蝶效应

我们都知道,知识分子/学者们的工作对象是人们的观念,而观念在极大程度上决定着审美。

知识分子对我们穿着的影响,虽然不像服装设计师那样快速而直接。

▲快销品牌设计师们这周的想法,最快在下周就能被一线城市的白领穿在身上。

但对于服装业本身来说,他们所引起的往往是方向性的变革,说是蝴蝶效应一点都不为过。

比如为麦当娜设计了尖锥形bra的鬼才设计师高缇耶,他设计风格的标志之一是打破男女性别的界限。

为男性设计裙子、让男模特们穿上高跟鞋、长筒袜。

这种现代服装领域的跨性别设计思想,可以追溯到六十年代,法国著名知识分子福柯,对于话语和权力的讨论。

福柯认为,对所谓男性阳刚之气和女性阴柔之美的讨论和追求背后,并没有任何先天存在的本质,而只是一代又一代人话语权力的建构。

简单来说,就是众口铄金。

人们对于是非曲直的判断,关键不在于事实是什么,而是大多数的人认为它该是什么。

从这个角度来讲,既然两性气质并非天然存在,那男性大可以表现得像个女孩,而女性也一定可以像男孩那样冷峻、自我。

知识分子福柯捋清了逻辑,告诉大家,“男人穿裙子是合理的”。

服装设计师高缇耶则在二十多年后,把这种裙子摆在了大家面前,从现实层面开启了时装界跨性别设计的先河。

知识分子和造型美学的联动,这算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除了福柯,波伏娃对女性审美的深刻影响,更是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比如波伏娃曾专门撰文澄清过,大众对“艳星”碧姬·芭铎的误解。

指明她的离经叛道,并非指向大众所说的“坏女人”,而不过是在展示她的天性,她不仅拒绝虚伪、更拒绝玩弄心计。

正是在波伏娃从理论层面,为碧姬·芭铎“正名”之后。率性而为,才终于被纳入到了女性魅力的审美范畴之内,并将影响延续至今。

除此之外,历代时尚撰稿人的必读圣经,哲学家罗兰·巴特的著作《流行体系》,在这里也必须拥有姓名。

毕竟我们在爱马仕等各种奢牌官网看到的广告语,都逃脱不了这本书的五指山。

说完知识分子对人们外型审美的“意念操控”。

最后,我们再回到具体的层面,说说这些知识分子造型逻辑的关键点。

思想性氛围 & 嬉皮士趣味

在这部分的讨论中,我们首先排除掉极端的嬉皮士学者。

他们的造型虽然看上去很给力,但在营造知识分子的辨识度上并没有什么优势。

▲这样的造型,基本总是需要通过开口讲话来证明自己不止是嬉皮士…

属于知识分子的造型逻辑,还是得在更加内在的层面上下功夫。

比如政治学博士出身的,Prada首席设计师米西亚·普拉达。曾被很多人认为,穿出了“左翼知识分子”的感觉。

其造型的核心要点是,去装饰、重质感,使用大片色彩时要降低明度,以及明确边缘。

这些操作,其实都是为了营造思想性氛围。

乍一看,这样的风格似乎与简约的“大女人时装“撞型了。

的确是的,不过差异也很容易说清楚。一方面是在造型、另外一方面则是在面料。

对于知识分子风格的造型来说,其轮廓更注重自然走向,而不是用大垫肩、宽裤腿等加强身体的力量感。

除此之外,在使用丝绸等面料时也要非常谨慎,bling-bling会强调速度感。

毛呢、毛线等哑光面料,则更有利于营造“缓慢、悠长”的感觉。

另外,“非主流知识分子”和“学院派”的造型差异,常常体现在是否拥有少许的“嬉皮士趣味”上。

比如福柯就很喜欢穿喇叭裤,有些长于批判的男性学者也很喜欢留长发。

今年三月,YSL出版了一本非常重要的摄影集,来总结品牌历史上的大事件。

出人意料的是,这本摄影集的序,竟然是杜拉斯在三十年前就写好的。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深居简出的大作家、电影文化研究者杜拉斯。

在圣罗兰眼里,居然会是跟奥黛丽·赫本、Twiggy等时代icon平起平坐的缪斯。

她聪慧、敏锐,生为法国人却拥有一种东亚式的轻盈、平和,让人觉得亲近又神秘。

《海上钢琴师》里“女孩”(the girl)梅兰妮·蒂埃里,曾在2017年上映的电影《痛苦》中扮演过杜拉斯。

在女演员里已经算是很有腔调的她,结果还是被本尊衬托成了好莱坞甜心。

总之,外型美并非与知识分子无缘。

他们中的很多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做到了内外兼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