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品读 | 如果不想分开,那么就一起面对吧

原标题:品读 | 如果不想分开,那么就一起面对吧

作者:合欢开了

来源:《品读》2020年第10期

十几年前,我初到这座城市,有一晚和同事在一家商场闲逛,无意间转到一家女装专柜。

是个小众的品牌,略中性的风格,莫兰迪色系,棉麻或牛仔质地,从款式到纽扣和抽绳的设计,无一不包含我喜欢的自由、惬意、舒适、洒脱。

一见倾心。

唯一的遗憾是,这种风格,只有高挑的女子才能穿出该有的味道来,而瘦小的我,选中的衣服都显宽大。

但实在喜欢,还是买了两件,拿到制衣社略做修改,舒舒服服地穿上了身。

后来工作中结识了一个细高的中年女子,第一次见面,我们便认出彼此身上同品牌着装,随即成为好友。

对于女人来说,衣服是喜好,也是性格。所以我知道,我和她,是同道中人。

那时并没想到,后来能遇见代理这个品牌的阿杰。

不想说是巧合,算是缘分吧。

我的发小英子也在做某品牌女装代理,在老家的商场有店铺和专柜,那年5月,英子带母亲去洛阳看牡丹,路过这座城市和我小聚时,约了另外一个朋友。

那位朋友,便是阿杰。

英子和她几年前在北京的订货会上结识,算是同行。

那晚,在约定的甜品店,瘦瘦高高的阿杰从橱窗外衣袂飘飘地走过,身上穿的,正是几天前我刚刚在那个专柜看过的一件烟灰色棉麻的裙子。

因为那裙子太挑个头,我也只是艳羡地看了良久。而那一刻,阿杰穿着它微笑走到我和英子身边,瞬间有一种惊艳之感。

那裙子仿佛为她量身定做,为她高挑的个头、明朗的五官、利落的短发和磊落的眼神,为她依然年轻的面孔却透露着几分成熟味道的气质。

生长于上海的阿杰,既有几分南方女子的恬静,又有几分北方女子的爽朗。英子介绍我们认识,说了阿杰做代理的品牌。我愕然,原来是她。

而她也看着我笑起来,一眼认出,我修改过的藏蓝色衬衫和泛白的牛仔裤,都出自她的专柜。

那一晚,相谈甚欢。

那一晚,我也在英子那里听来阿杰和先生的故事。

他们是大学同学,学的都是新闻专业。他们很相爱,一毕业,阿杰便离开了繁华的上海,跟着先生来到了他的家乡。

之后先生去了电视台,阿杰在一家报社落脚。工作稳定下来,婚姻水到渠成。

婚后的阿杰和先生,并没有把日子过到柴米油盐。他们依然保持着恋爱时的状态,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都用来旅行。

阿杰先生爱好摄影,大自然的四季中,阿杰是他永恒不变又变化万千的风景。

四处行走的小日子,一过就是5年,双方父母都着急起来,催促着两人早点要个孩子,让婚姻有个婚姻的样子。

可在他们彼此心里,这是他们喜欢的生活。当然,他们也愿意这份喜欢的生活里,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小天使。于是说好,结婚第七年,在所谓的“七年之痒”时,要一个宝宝。

可是,他们没等等到宝宝的到来。

结婚第六年,先生身体出现不适。一次拍照片时,手指突然失力,摔坏了那台昂贵的相机。

不久,再次出现手指无力现象。

去医院做检查,得出的诊断结果是肌萎缩脊髓侧索硬化症,也叫渐冻症。

阿杰惊呆了。

不相信,不接受,不甘心——阿杰陪先生去了上海又去了北京……事实是残酷的,先生的症状也越来越明显,阿杰不得不正式面对。

先生比阿杰镇定得多,在接受了命运的裁决后,他跟阿杰说,我们离婚吧,4年恋人6年夫妻,10年的相守相伴,我很知足。

短短几句话,把阿杰拉回到现实中。她脱口回了一个字,不。

阿杰说,只要你活着,我们就在一起。

他们并没有抱头痛哭,相互看了良久,后来,一起无奈地笑了。

无奈于命运如此,即使如此也不想分开,那么,就一起面对吧。

此后,先生开始了漫长的治疗和休养。为了照顾先生,阿杰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辞去工作,自己去做生意。如此可以赚更多钱来保障先生的治疗,时间也能自由支配。

后来,阿杰成了那家女装品牌在这座城市的总代理。

那是20年前,实体店专柜的女装生意都还红火。阿杰学过一年服装设计,对这个行业不算陌生。

只是当时做代理,加上商场专柜租金,需要一次性投入几十万块钱。双方父母资助了一些,阿杰又做了一些借贷,把启动资金凑了起来。

虽然小众,但专柜还是很快吸引了一批固定顾客。一年后,阿杰又在另外一家新开的商场开了专柜,最火的时候她拥有了5家专柜。

买了复式的房子,雇了专业护工,又购置了宽敞的越野车,每隔一段时间,阿杰便带着先生外出旅行,去那些曾经说好了要去的地方。

一晃数年。阿杰先生身体每况愈下,他下了决心跟阿杰谈离婚,阿杰若不答应,他便不再接受治疗。

阿杰答应了离婚,但也要先生答应,离婚后,让她继续照顾他。

之后他们去办了离婚手续。

我见到阿杰时,是她和先生离婚的第二年。

他们依旧在一起,除了多了一纸离婚证书,生活一如从前。

阿杰从未尝试去找一个男子重新开始,也从来没觉得那一纸证书有什么要紧。

如今,阿杰已经45岁,先生患病也有16年之久,他们依然在一起。

如今的阿杰,只为多年的顾客保留了一个服装专柜。她早已转型到其他行业,是个小有名气的女商人了。

偶尔,我在朋友圈看到她发几张生活照片,一对藤椅和茶台上两只茶杯,风铃和花草,日光下晾晒的两件清爽的衬衫。

看不到她,也看不到她的先生,但是,我总会在这样的画面中,清清楚楚地看到我们很多人不再相信的爱情。

↓↓↓

作者:合欢开了

来源:《品读》2020年第10期

原标题:《阿杰 》

责编:张初 | 校对:杨建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