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躲厕所里录制、发际线增高……百万粉丝视频号是这样做成的

原标题:躲厕所里录制、发际线增高……百万粉丝视频号是这样做成的

这是一个“人人皆主播”的时代。短视频让大众与KOL(有话语权的,此处意为短视频红人)之间,只有一个账号的距离。从台前明星、卖货主播、网红达人,到田间农民、公司白领、行业精英……无论任何职业,任何社会地位,只要你有创作和表达的欲望,都能在全民短视频的社会,在这小小的一寸屏幕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结缘

短视频时代,人人皆主播

小星(化名)是一名资深电视媒体人,多年从事娱乐行业,主要工作是跑发布会和进行艺人采访。通常剪辑一条新闻需要几天时间,整理素材、用专业软件剪辑、修音、加特效再播出,这是一个繁琐且复杂的流程。

2018年,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兴起。在这里,不需要太大的成本,所有用户都可以通过易上手的操作,随时随地几分钟产出一条内容。根据《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2018年12月手机网民平均每天上网时长达5.69小时,其中短视频的时长增长贡献了整体时长增量的33.1%,排在首位。

△《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部分截图

媒体人小星敏锐地发现了这个新风口。“对于新闻人来说,平时研究最多的就是时效性。”刚建立账号时,电视媒体的工作,让小星具备天然的内容优势。他经常会前往生产娱乐事件的现场,或者近距离接触到明星艺人。相比二次转载,诸多新闻小星都能在第一时间知晓。

同时,多年的拍摄经验,也令他在拿到素材后可以信手拈来的剪辑、发布,成功抢占第一手流量。不足三年,小星的账号“星娱乐online”成为了抖音代表性的娱乐视频自媒体,粉丝破三百万,点赞量破亿。

与传统视频新闻相较,短视频不需大量的视频素材,只要一部可以上网的手机,无论你身在何处,十几分钟的时间你就可以成为新闻生产者。这种低门槛、易表达、快传播的方式,让传统媒体的视频化语境迅速更迭,大量从业者入局并探索短视频自媒体化的可能性。

这类破局式探索,在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更为显著。2020年初,新冠疫情倒逼线下需求大量转移到线上,催生出直播带货、在线办公、网上授课、线上健身等新业态,足不出户便可实现信息表达与获取的短视频、直播,在人们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正如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所说,“生活成就抖音,抖音丰富生活”。

这样的大环境,也给了影视人新的机会。

布衣(化名)以前主要从事影视的后端宣发,服务于好莱坞公司。疫情导致院线封闭,电影产业停摆,布衣在过年后接连几个月都没工作。“那时感觉抖音兴起的非常快,大家没事闲的都是刷短视频。我那会儿比较爱看的就是影视剪辑类账号,毕竟那时也看不了电影。”

彼时的影视号还未兴起,仅有的一些号质量也是良莠不齐。自2016年毕业,布衣就在影视公司工作,其间阅览了大量中外影片,悬疑电影最为偏爱,例如《唐人街探案》系列、《利刃出鞘》、《误杀》等等,英剧《神探夏洛克》系列对他影响最为深远,“外国的侦探都是西装革履,戴一个圆角帽,我就想做中国手机端的平民侦探,用我过去工作累计的经验,给大家解读我喜欢的悬疑电影。”

此前,布衣没有任何编导和剪辑的经验,所有技巧都是从网上现学。他选择的第一部片子是诺兰导演的《追随》。这是诺兰的处女作,也是布衣最喜欢的电影之一。从第一期到现在,布衣会通过对影片重点内容的剪辑,搭配逗趣生动的讲解,在有效时间内将电影最具吸引力的情节传递给受众。

△“布衣探案”最早发布的三期解说

在选片上,他也没有所谓专业标准,只要是悬疑的、好看的,他都想分享给大家。“我一开始也没想做的多火,其实就是没啥事,想利用自己的工作经验做点事。”据悉“布衣探案”是抖音较早做电影领域细分垂类的账号。

截至2020年8月,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6亿;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用户也在近半年从“观众”摇身一变为短视频KOL,其中影视剪辑/解说/盘点类有14.4%的用户感兴趣,新闻类有14.3%,比例超过疫情之前。“人人皆主播”的局面逐渐演变为“人人皆自媒体”,短视频自媒体化正在进一步被催生着,实现着。

成功

“以前是你觉得,现在是我觉得”

2020年5月16日是布衣的26岁生日。当晚他发了条朋友圈庆祝粉丝破1000万。而当天也是“布衣探案”账号运营满三个月。三个月内,粉丝量从零到破千万,这样的案例在任何平台都可以被当做成功典型广而宣传,“虽然有点吹,但肯定有成就感。”布衣笑称。

但实际上,这三个月内布衣的状态更多是“懵”的。刚开始做“布衣探案”时,布衣和朋友在北京市昌平区合租一间出租房,他住在主卧,面积不大,但拥有一间小小的厕所。这就是他的“工作室”。那时他并不知道这件事能不能成,于是每次录制都把手机接上耳机,跑到自己的小厕所,关上屋内屋外两道门,小声偷偷地录制。他给自己制定的目标是“十期”,做不好就算了。

然而,粉丝数量以他从未料想的速度飞涨。片子更新到第三期,播放量突破了600万;第四期迅速增长到千万。其中2020年爆火的小众电影《饥饿电台》的解说,三天内播放量破亿,连带账号的粉丝也潮水般增加,“之后播放量和粉丝量就一直是直线上升的状态” 。

虽然号火了,但以厕所为录音棚的日子,仍持续了一个月。在短视频仍被“网红”、“业余”等刻板印象包裹下,布衣始终不好意思告诉别人自己在忙什么。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室友在刷“布衣探案”,那时账号已经有几百万粉丝关注。布衣顺势试探说出这是自己做的号。预料之外,室友大方表示支持,“当越来越多的人给你肯定,跟你聊短视频这件事,你才感觉,我做得真的还不错。”

△布衣的作品中,经常有这样的爆款出现

当短视频逐渐被外界认可,并演变为大众获取娱乐新闻的重要渠道,越来越多曾自以为是“不务正业”的创作者开始走出厕所,见到阳光。

不仅如此,短视频也让位居幕后的从业者,寻求到自主创作带来的成就感。

在运营账号“有只小婉”前,小婉(化名)是猫眼娱乐的幕后人员,主要负责采访策划、后期剪辑、运营微信公号。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办公室里,偶尔也会见见明星。

刚接到入局短视频的任务时,小婉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我从来没学过表演或者主持,也从没想过要出镜” 。

第一次采访,小婉只敢把“互动”写在提纲最下角,且形式简单,例如突然出现拍张合影,或者对着镜头讲个冷笑话等等。但基本上所有艺人都会删除,账号也因此一直未能“开张”。“艰难到十个艺人,九个都直接拒绝。”直到一个月后采访“小鬼”王琳凯,那是小婉的提纲第一次被通过。

△小婉和小鬼王琳凯的互动视频

为了得到认同和配合,小婉每天都要不停在抖音上寻找有趣的内容,再记录下来,总结用户喜欢什么样的互动类型、热门的抖音梗、网红音乐、特效甚至剪辑方式,曾经见到陌生人就抵触的小婉,后来甚至可以直接拿抖音特效,上去就和艺人调侃互动。

而让小婉成就感爆棚的,是在《亲爱的热爱的》播出期间与李现的互动视频,发布后该条点赞量猛增到100多万,越来越多媒体在寻求短视频合作时,都会在方案上以小婉为例。

过去,小婉在公司提出方案都需要小心翼翼地询问领导意见,但如今她在短视频领域拥有绝对的把控权,甚至领导也会偶尔向她请教运营方法,“我现在可以说不要你觉得可以,我觉得是可以的(笑)。”而小婉在小透明期间默默关注的网红博主,有不少都突然间与小婉互关;甚至小婉偶尔去看演唱会,也会被抖音粉丝认出来。“连我妈都会各处宣传我的号,感觉她的成就感比我更大。”

变化

“半年内发际线增高了不少”

在做短视频之前,布衣曾自认为是很上进的员工,办事认真,领导交代的活从不出一点差错。但即便勤奋如此,他也会每周留出自由支配的时间,例如周末只躺在家里玩游戏、刷剧,想一些有的没的,给人生留白的间隙。

“我已经一个月没给我爸妈打电话了,过去都是一周打一次。”布衣无奈道。自从运营“布衣探案”后,布衣似乎彻底化身为“007”社畜,几乎24小时无休,很少能按时吃饭、睡觉;晚上、周末、假期的时间都贡献给了影片剪辑和内容录制,“我曾经想过就周末集中做两天,但发现不仅周一会非常疲惫,周末没有一点时间,而且内容输出也不稳定。现在我两三天更新一次,粉丝都嫌慢。”

布衣形容做号更像是创业,要每时每刻惦记这件事,想选题、文案,全身心投入,而比其他工作更快速的“成就感”也带来了强烈的自我压迫。目前“布衣探案”的粉丝超过1800万,他们经常会在后台催更新的内容。布衣总是压力大到睡不着觉。他时常不安,眼见着市面上同类型的号越来越多,他害怕不更新就会被落下,更害怕辜负粉丝的期待。“这半年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明显感觉发际线变高了,之前我的发量很好的。”

与布衣不同,小星仍坚守在工作一线,同时运营着粉丝三百余万的短视频账号。他更加感到生活再也无法“随性”,反而时刻处于紧张的压迫之中,短视频、新闻资讯平台更是24小时无休止地更新着。“过去我们也会每天关注娱乐热点,保持新闻的更新进度和时效性,但现在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网上冲浪,生怕比别人晚发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短视频平台可能已经有好多重复内容了,你再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星娱乐online”的热点播报合集已有6.8亿播放

小婉形容自媒体人这种“无序”的生活状态,似乎很开心,却同样对自己未来的定位感到疑惑:短视频自媒体到底是达人,还是新闻的打工仔?“我现在可能更偏向于,想要成为自由的达人,但又没有办法成为达人的打工仔。” 她笑称。

转型

“不能坐吃山空,一成不变”

2019年,短视频平台先后发布多项中腰部达人扶持计划,作为平台的热点领域,众多生活、娱乐、新闻类账号先后成功突围,在短时间内涨粉百万。大量拥有相关领域资源经验,或怀揣媒体梦的人前赴后继入局,抢占短视频自媒体蓝海的一杯羹。

其中,根据《2020短视频用户价值研究报告》,有接近40%的用户对生活化、贴近性的新闻表示感兴趣,其中娱乐新闻占据视频用户喜好类型的34.3%。“我感觉这半年娱乐媒体、影视剪辑的账号越来越多,我也不知道看哪个好。”重度短视频爱好者小白(化名)坦言。

感到困惑的不只是用户群体。从抖音出现第一个影视剪辑类账号,到如今诸多聚焦垂类电影的账号屡见不鲜,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布衣并不奇怪,“市场规律就是这样。你做得越好,‘人传人’的现象就越严重。”

近两个月布衣投入大量时间精力,用于寻求内容的转型和突破。例如打破“只做悬疑电影”关键性定位,尝试做励志类、院线类电影的解说。“并不是不做悬疑了,只是考虑市场竞争,同时考虑观众也会审美疲劳。我除了要守住自己的东西,还要给观众一些新鲜感。”

△《阿甘正传》系列数据非常好,每集点赞都突破了百万

事实证明效果还不错,《阿甘正传》的播放量已突破两亿,《荞麦疯长》《信条》等电影的点赞量也超越了同期的悬疑电影。

布衣也在院线恢复后接触了大量电影项目,同时尝试着新的盈利模式,“不能老守着一亩三分地,需要尝试不同的方式。”

今年的疫情对小婉的打击也颇为强烈。明星采访、发布会活动基本都停摆了,依赖艺人互动的“有只小婉”完全没办法再延续过去的内容。猫眼娱乐的团队也曾计划做新的系列专访《你好,朋友》,但最终播出效果一般。

“现在大家都在做短视频自媒体,好多网红也会跟明星合作互动。在这种情况下竞争压力确实比较大。而且别人有一定粉丝基础,相当于‘如虎添翼’,但我们三百多万粉丝还只是在初级阶段。”如今,小婉每天都会与团队开会商讨内容方向,摸索短视频内容的天花板和突破方式,“我们接下来需要想明白,大家都做短视频,那你所在的领域,你的优势是什么?”

而小星如今百分之八十的精力都在运营短视频,之后也考虑辞掉稳定的工作,建立属于自己的短视频工作室。“自媒体在短视频的发展趋势越来越好了,现在我们走在外面、待在家里,大家都是拿着一部手机在刷短视频。”在他看来,短视频已经慢慢成为大众的日常习惯,而自媒体KOL也应当寻找更稳定且长期的存在方式。

本文转自新京报APP 作者:张赫

本文编辑:刘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