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那个最美网红,被前夫活活烧死了…

原标题:那个最美网红,被前夫活活烧死了…

拉姆没有挺到中秋团圆夜,就去世了。

她痛得太久太久了。

她被前夫用汽油泼全身烧伤90%、被刀砍六七刀,被诊断为极重度烧伤、低血容量性休克、重度脱水及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

整整捱了16天,她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第一时间收到拉姆去世消息的记者说:

对她来说,这大概是所有结局里最好的一个,她在睡梦中离去。那些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她终于不用再承受。

拉姆遗体今日被火化,她的姐姐说,我们要带着她回家。

最纯良的拉姆

拉姆是四川阿坝的藏族姑娘,靠在高山上挖药材为生,她今年才30岁,但是已经挖了10年的羌活。

在空闲时间里,她会在短视频平台分享自己的生活视频,她有了80万粉丝,只用来分享,不用来盈利。

她去世后,网友纷纷涌进她的社交平台,遗憾留言说:“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认识你,祝你一路走好”。

她在社交平台上给自己的简介是:家穷人丑,一米六五,小学文化,农村户口。

事实上,她很美,很有异域风情。高鼻深目,笑眼弯弯,酒窝很深,笑起来甜美动人。

所有看过她日常生活片段的朋友,都会被她的身上原始淳朴的生命力打动。

她采药材的地方都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野外条件恶劣,但是她却兴致勃勃跟大家分享她的野外生存实录,每次录视频都以“朋友们,我今天”为开场白。

有时候她带着酥油饼、手抓肉、糌粑、酸奶出门,有时候一个饼就是她一整天的食粮,随手折下两根树枝当筷子,吃得特别满足。

有的时候她也带大家见识厨艺,因地制宜,有什么吃什么,煎鸡蛋、土豆牛肉、盒饭,野外干活的人吃饭就是为了干更多活,能有口热饭果腹,对她来说就是大餐。

用自己的体力,挣着最干净的钱,她说特别骄傲。

即使一年到头在山上忙活几个月,也只能挣到2000块,但她对生活永远是知足的,有种昂扬的热情。

拉姆是底层劳动妇女的缩影,虽然贫穷困苦,但从不抱怨,命运给她的是酷寒高原,她也能绽放出雪莲花。

她顽强坚韧,乐观积极,就像什么也压不垮她一样。

她最大的软肋是家人。

她经常晒两个儿子,会把逝世的妈妈和奶奶的遗像随时带在身上。

她在每个月最高兴的事,就是穿上奶奶留给她的美丽藏服,唱歌跳舞。

她去捡树枝,爸爸到半途去接她,她也觉得莫大满足,觉得仍然是父亲的小女孩。

她说:

自己最大的愿望是健健康康,最幸福的事是有家人陪伴。

而最简单的愿望她都不能实现。

被恶魔缠上的拉姆

拉姆最大的噩梦是被恶魔缠上。

这个魔鬼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前夫唐路。

唐路跟拉姆十七八岁就在一起谈朋友,然后很快结婚,生了两个孩子。

但是这么年轻就结婚,哪里知道对方是人还是鬼。

婚后唐路也没有工作,经常家暴拉姆,婚后拉姆身上经常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

大家亲眼见证唐路的家暴手段一次次恶劣,拉姆的伤口一次次加深。

拉姆还是难逃毒手。

最开始,出于母亲的护崽本能,母亲会去找唐路理论,唐路不敢在母亲面前太放肆。

但是拉姆母亲9年前得癌症去世之后,唐路开始肆无忌惮地打拉姆。

拉姆的父亲是个软弱老实的男人,枯瘦的身板在高大健壮的唐路面前还会发抖。

拉姆没有人护着,唐路就光明正大地打人,在娘家人聚会上把拉姆拖到大街上暴打,连头发都被揪秃了。

很多亲戚建议拉姆去外面挣钱,逃离这个魔鬼坑。

她不是不向往大城市的生活,但是想到还有爸爸跟两个孩子要照顾,她就留着山里挣钱。

今年5月唐路在网上赌钱输了钱,心情不好,于是家暴升级,拉姆被打得右臂骨折,全脸都是淤青。

拉姆觉得再这样下去就要被打死了,于是生出勇气跟唐路离婚。

但是唐路把菜刀架在孩子脖子上,拉着孩子到河边,用尽一切办法拿孩子威胁拉姆:不复婚我就杀了他。

拉姆只好跟他复婚,然后又被打,她甚至多次跑去派出所报警。

但是民警除了口头警告唐路别动手外,什么也做不了。

一次次求助,一次次得到“清官难断家务事”的模糊回应,一次次绝望下,拉姆狠下心再次离婚。

可是唐路并没有放过她。

9月12日,拉姆在高山上吃面条,开心地说:明天就要下山了!

没有人注意到,唐路在这条视频下留言:你什么时候下山,我们的问题解决一下。

后来很多网友都跑去这条消息下刷:拉姆,不要下山。

这不是唐路第一次紧盯拉姆,他会一条一条翻拉姆的上千条视频评论,4月9日,唐路在拉姆的视频下评论:别人叫你老婆,你是不是特高兴。

而拉姆给对她示爱的网友的回复是:从今以后都不想嫁人了。

9月14日晚上,拉姆在家中上手机直播时,唐路带着汽油和砍刀冲进拉姆家,原本他是想让杀死拉姆一家人的,被汽油桶烧得全身起火的拉姆发出凄厉尖叫:“阿爸快跑,他要把我炸了。”

家人这才幸免于难。

是什么把恶魔推向恶的巅峰?

拉姆事件后,我们忽然发现,如果一个女人在婚姻里遭受暴力,那她在这个社会上是孤立无援的。

拉姆被打的13年里,唯一拉她一把的只有逝世的母亲。

最后拉姆被打得生无可恋,绝望地和姐姐说“我们的命可能就是这样。”

一个底层的劳动妇女想要逃离挨打,似乎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指望丈夫良心发现,老得再也打不动了,不然只能指望自己命大不被打死。

拉姆已经做了反抗的极致,申请离婚、经济独立、放弃抚养权、报警。

但是这一系列自保操作,仍旧没给她一条活路。

在家事暴力案件里,我们永远不要要求一个完美受害人,即使拉姆已经是最完美的受害人。

况且唐路这次犯的还不是家暴,两个人已经没有婚姻关系了,而是故意伤害罪。

今年频频出现的家暴致死案件,给女生们一个警醒,为什么家暴的惩戒微乎其微?而对家暴的预防更是几乎没有?

大数据分析了中国裁判文书网上300多件杀妻案例,发现仅有6起凶手获死刑。

拉姆是个求生欲非常顽强的受害者,频频发出求救,但没人把她的预警当一回事。

为了活下去,她真的尽了最大的努力。

在对家庭暴力的预防或惩戒更为成熟的国家,经验显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暴只要第一次发生时干预得当,之后都不会再发生。

在德国,反家暴法中有一条重要原则:谁施暴,谁离开。

施暴的一方会被警方驱逐,没收钥匙,禁止返回住所,如果拒绝会被拘留。

全国400座妇女之家会为被家暴的女性提供免费临时庇护。妇女之家24小时开放,地点保密,不许男性入内。

美国防家暴可以申请人身保护令,受害人如果存在紧急的现实危险,几个小时就可以走完流程。侵害方一旦实施违反保护令的行为,立即构成刑事犯罪,会被逮捕。

这些政策向施暴者传达的信号是:你的行为是社会零容忍的。

而拉姆们面对的处境是什么呢?社会向施暴者传递的信息是:你的行为是被容忍的。

一个男人,可以在众人面前揪你头发,揍得你鼻青脸肿,甚至他可以揍你的姐妹、砍你的孩子、烧你的房子。

而只要不搞出人命,对他的处罚,是模糊而宽容的。在一次次嚣张被纵容后,他只会更聪明地学会怎样下手可以不留痕迹。

而这一切,只因为他曾是你丈夫。

有网友说唐路的第二任妻子,仍然被他家暴。

尖叫的宇芽,被烧毁的拉姆,都是一记警钟,她们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们想看的是,在拳头挥向她们的时候,有人拉她们一把,帮她们挡一挡。

不要迎合沉默,保持愤怒和质问,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力量。

冷漠即是帮凶。

不作为即是帮凶。

素材来源:

《被前夫烧毁的拉姆》谷雨实验室

拉姆的社交平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