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她全身上下都是假的,却让无数时尚品倾倒 | 有趣便利店

原标题:她全身上下都是假的,却让无数时尚品倾倒 | 有趣便利店

这些都是谁???

小阔爱们,周一好呀!

作为颜控,我从杨超越出道第一天开始,就疯狂关注她的动态(脸),但最近发生了一件让我脱口而出“wo kao?!”的事情,那就是——

杨超越搭档虚拟偶像Sam山山、Liz栗子,登时尚杂志《Super ELLE》的封面。

嗯嗯嗯?这两位 “虚拟偶像”是何方神圣,竟然与杨超越平分封面?

听说,Sam山山、Liz栗子合作的微电影也即将上映……

虚拟偶像,即通过绘画、动画等形式,在互联网或现实投影进行表演的人物。简单来说,就是人为制造的、无灵魂无思想的“假人”。

虽然Ta们都很帅很可爱,但是“假人”怎么就当上偶像、跟“活人明星”抢资源了?

然而,这不是虚拟偶像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

虚拟偶像鼻祖 “初音未来”,在2007年诞生于语音合成软件VOCALOID的音源库,最初定位是模拟人声演唱工具,但因为她那“双马尾一甩一甩、穿着银色短裙一蹦一跳”的形象过于可爱,竟拿下了宅男们的心,一度成为称霸日本的“宅男女神”。 后期发布的《甩葱歌》还从日本火到海外。

梦想与偶像结婚,是每一个粉丝的基本素养,即使对方是虚拟偶像。2018年,日本小哥哥近藤显彦决定与初音未来结婚。

为了让初音未来感受到他的真诚,这位小哥哥举办了一场婚礼,邀请来参议院成员、39位嘉宾共同见证他们的爱情。

婚礼上,还设置了交换戒指、相互说“yes I do”的环节。

这一举动让其他男粉丝大感不满,纷纷在网上质疑初音妹妹是被胁迫的。(当然是被“胁迫”的,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提前设定好的啊……)

这场婚礼在圈外人看来虽然荒唐,但也映射出虚拟偶像背后的市场潜力。

初音未来的营销模式成功后,虚拟偶像们陆续开始“攻占”广告综艺。

虚拟舞者 “星瞳”,在去年身穿服装品牌 Levi's 的牛仔裤,拍了一辑广告大片,跨界代言费数钱数到手软;

今年又和舞蹈艺术家杨丽萍合作完成《雀之灵》舞蹈。

请看过这个表演的朋友,来评论区告诉我舞台效果是怎么样的……毕竟薛之谦和 洛天依合作《达拉崩吧》时,现场那尴尬的无实物表演,让我差点用脚趾头抠出三层别墅。

当然,洛天依小姐姐在B站2019跨年晚会上的表现还蛮惊艳的。

当晚,她 与琵琶演奏家方锦龙跨界演绎一曲《茉莉花》,收获了一大波赞美,被网友评论为“古典的美感中带着点俏皮可爱”。(听说最近,洛天依还跟中国电信搞了一个“梦幻联动”。难不成虚拟偶像已经在密谋进攻直播界了?)

真人与虚拟偶像合体,已经不能满足地球人的脑洞。去年,肯德基公布了“双虚拟偶像代言”方案。

这两位虚拟偶像,一位是“美男化”后的肯德基爷爷桑德斯,一位是粉红女孩imma。

与肯德基Logo上的“爷爷”一样, 桑德斯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和大胡子。不同的是,那标志性的大肚腩、慈祥的笑容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九块腹肌、铺满胸膛的纹身和霸道总裁的表情。

在这个颜值当道的时代,捣鼓形象后的桑德斯碾压一众奶油小鲜肉,让人……emmmm,忍不住疯狂转发了一把。

从肯德基ins发布的“日常照片”来看,桑德斯确实在打造霸总人设。

在舞台上表演形式更丰富的虚拟偶像,在“日常生活”中也被赋予更接地气的性格设定。肯德基的另一位虚拟偶像代言人 imma,就是以日本时髦少女为原型、在ins上同样很火的“模特”。

出现在社交平台上的imma,穿着打扮、行为举止都与普通女孩无异——

日常爱穿Oversized的T恤和卫衣,偶尔会学着明星将外套拉下一半凹造型:

出门可以不化完整的妆,但一定要戴美瞳、画眉毛和涂口红:

喜欢与朋友们在日本街头、网红打卡地拍照:

进入有镜子的电梯,自然要珍惜机会来张自拍:

作为模特,多拍点杂志图才能恰饭啊!

或许,正因为虚拟偶像是“假人”,才会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毕竟,一个人格与性格趋向完美、颜值身材永远不会崩坏、永远不会有负面新闻的“明星”,似乎让我们更省心。

最起码,不用日夜为Ta做数据,更不会与其他粉圈起冲突,每天醒来都能看到精致的Ta,那感觉简直倍儿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