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鹿洐人:人可以丧,但还是要想办法翻身

原标题:鹿洐人:人可以丧,但还是要想办法翻身

这几年的台湾乐团总是能给乐迷惊喜,今天推荐一个新团——鹿洐人。

如果你是苏打绿的歌迷,应该听说过他们,因为团长阿福已经多次安利,而阿福,也正是鹿洐人的“老板”。

(他们说:鹿,代表善良柔美;洐,是流动之水;人,就是为人之心。)

如果你看了柯佳嬿主演的电影《你的情歌》,里边的忧郁少年李东朔,就是鹿洐人的主唱谢博安。

(主唱兼吉他手/博安,是台湾选秀年纪最小的冠军。)

当然如果你还看过《超级偶像》的话,第七届总冠军同时也创下台湾选秀年纪最小冠军的“火星小子”,也是鹿洐人的主唱谢博安。

现在的谢博安,就是鹿洐人的主唱兼吉他手及创作主脑,乐团另外两位成员是贝斯手宝仔、鼓手天裔。此外,是鹿洐人,不是鹿衍人,他们刚刚推出了EP《烂笑话》,近日在接受南都专访时,鹿洐人说苏打绿阿福对他们的评价就是“很有能量、很敢、在创作上也有独特的味”,大家也可以通过他们的音乐和这次专访品品他们“独特的味”。

采写:南都记者 丁慧峰

实习生 叶梓 夏晓彤 何梦怡

01

很敢:做音乐不好玩就不用做了

鹿洐人创作核心博安在《超级偶像》夺冠后,没有选择走“偶像路线”,而是去了台北艺术大学修电影系,但从小学就开始学吉他的他还是觉得,摇滚乐才是自己最想玩的,而不想只是成为一个“产品”。于是博安拉上读体育系的贝斯手宝仔,和自学打鼓的天裔,真刀真枪玩起了乐团。

南方都市报:不少台湾乐团成员之前都是同学,但你们本身不是同学,是什么契机最终走到一起的?

鹿洐人:博安和宝仔这两个一辈子都不应该会搭上的人的浪漫的邂逅是在新店羊肉汤店,两人就在那拍桌定案要组团,天裔那时还在嘉义开着出版社的车子上班,一个宵夜加一通电话,三个疯子,分别是,脑子生病的疯子博安,完全不怕冒险未来颠覆过往的狂人宝仔,还有从小想打鼓但没钱打鼓打桌子跟空气鼓的灵魂鼓人天裔,就此结交成了兄弟,成了鹿洐人。

(贝斯手/宝仔,他和博安是在羊肉汤店决定组团。)

南都:你们三个都不是科班出身,却是怎么因为音乐而“发疯”的?

鹿洐人:我们其实因为都是有去教会,那边在聚会的时候都会有乐器的演奏,我们都算小的时候就去教会,发现蛮多彼此对音乐的基底思维蛮相似,博安从小就爱吉他、爱表演;天裔从小也就爱打鼓,梦想未来能做音乐;宝仔从小就学体育,四肢发达头脑也不简单,原本打算从商,但因为教会音乐洗礼及本身对音乐的兴趣热情,就聚在一起了。

南都:再说一下为何叫“鹿洐人”,如果被错叫为“鹿衍人”,你们会怎么办?

鹿洐人:是这样的,鹿,代表善良柔美;洐,是流动之水;人,就是为人之心。三种不同概念结合一体,代表着音乐的方向是自由且温柔的。如果大家还要念错,我们会不厌其烦地提醒各位的。

(鼓手/天裔,组团前在出版社工作。)

南都:博安之前参加过《超级偶像7》夺冠,为何没有在偶像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鹿洐人博安:我认为小时候经历那些甜与苦是有好有坏,有学习也有受伤,但长大之后开始寻找自己是谁,发现自己不完全只是个产品,可以用作品去说话,想了很多经历很多,认清自己根本不适合走偶像的路,决定埋首创作,一步步练习学习,直到现在组了乐团。

南都:《超级偶像7》完了之后,据说经历长达7年的空白期,博安当时主要在忙什么?个人solo和组乐团对你来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鹿洐人博安:那时就在找回迷失的自己,高中学习戏剧表演,大学是学电影的创作与制作,也开启我对于艺术领域创作的新知识,有些教导更成了我心里不变的原则,其实挺好的,一个人累啊,多人可分担,也就不必孤军奋战面对残酷世界,两人总比一人好,三人会比两人吵,那就三人吧,吵还不错。并且做乐团也比较丰富好玩,做音乐不好玩就不用做了。

02

阿福:上天派来的天使老师

成军两年,如果不是因为苏打绿阿福,鹿洐人还不会这么快来到乐迷视野。阿福签约鹿洐人还专门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福桑音乐”,并且担任乐团首张EP《烂笑话》的制作人。早在2019年,阿福就在微博多次安利,“鹿洐人绝对是我心中最爱乐团之一,第一次看他们演出就被电得七荤八素,年轻世代的语言,年轻世代的活力”。

南都:最早是什么时候遇到阿福?

鹿洐人:是在一次比赛遇到福哥,一位上天派来的天使老师,没想到会成我们的老板。当时我们的境况还蛮难的,是啊,没钱什么都难。

南都:阿福都给了你们哪些建议和指导?

鹿洐人:他说我们很有能量,说我们很敢,在创作上也有独特的味,他说他很喜欢,指导的部分其实就是分享他个人意见,跟我们讨论他很给我们空间。

(苏打绿阿福和鹿洐人。)

南都:这几年台湾新涌现不少新生代乐团,你们最大的不一样在哪里?

鹿洐人:就不一样啊,听就知道了,也没特别要跟谁比,做音乐还要比东比西太累了哈哈哈,虽然这时代大家竞争激烈,但有更多不同类型曲风对这生态绝对是好的。

南都:你们的歌曲《烂笑话》也有台团比较流行的“小确丧”情绪,你们怎么理解这种风潮?

鹿洐人:人可以丧,但还是要想办法翻身,如果要直接摆烂到底,就不需要呐喊着询问未来的下落,我们只需要生气地哭喊然后抱怨就好,这跟创作的个人生活态度有关,博安明白有许多责任及爱人需要他不停地努力,所以他也很硬派地在突破困境,一刻不得闲,所以重点是不爽就要摇滚的挣脱让自己翻身,不是一直讲哪里不好,大家都知道不好,集体讨拍不如开始突破,就算是一直撞墙,也宁愿把头撞破,至少不是坐在现实高墙下什么都不做。

南都:虽然有丧的情绪,但还是很坚决,当前的台湾乐团里边,你们和哪些关系更好?

鹿洐人:都市零件派对及Control T,他们是我们第一次演出认识的乐团,虽然音乐风格很不类同,但我们交友没目的性,是人去认识人,觉得大家人很好又自然又单纯,欣赏彼此不同的音乐,所以关系不错。

南都:你们有看《乐队的夏天》吗?对大陆这边的乐队有哪些向往?

鹿洐人:感觉节目音乐性很丰富,收音的质量也很好。我们一直以来都很认真地面对自己的音乐,每个乐团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过程,希望我们以后也能够有到大陆巡回的机会。

南都:你们都喜欢哪些大陆的乐队,为什么?

鹿洐人:博安喜欢逃跑计划跟万能青年旅店,就好听。天裔大爱万能青年旅店,整体编曲、情绪起伏都抓得很刚好。宝仔喜欢逃跑计划。

03

作品:反正也没什么好输

7月24日发行首张EP《烂笑话》,三首歌风格不同,同名歌曲《烂笑话》较为躁动和震撼,歌词也非常写实;《午夜的眼泪》则是博安完成的第一首歌曲,对乐团成团有着关键作用;《颂》则是把心情沉淀下来的歌曲,传递真情实感。EP由苏打绿阿福和音乐伙伴钟承洋(小洋)共同制作,封面由吴建龙及曾经为陈珊妮御用的毕展荧操刀设计。

南都:EP的三首歌是三首截然不同的风格,是出于什么考虑?其实是在演绎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鹿洐人:我们并没有局限自己的音乐类型风格,每一首歌想表达的内容都不同,方式也就不同,分别像《烂笑话》我们就用比较摇滚的方式,去对生命中的困境呐喊;《午夜的眼泪》就是用很跳动的groove去演绎感情混乱的轻浮循序渐进到表露诚恳的歉意;《颂》就是简单的编曲,来表达我们认为爱是本身纯粹的样貌。

南都:如果一定要你们推荐,你们会选择哪首歌?

鹿洐人:《颂》这首歌也是我们刚成团时的创作,这次编曲的样貌也和当初的编曲机会一样,简单却含有丰富的情感,每一次现场演出,我们都很享受这首创作带给我们及观众的能量。

南都:这样大的风格差距,在EP的录制过程中怎样和制作人沟通?

鹿洐人:EP的过程其实意外的顺利,每一周固定的行程,从开会讨论到编曲再到轮流录音,其实阿福老师跟小洋老师是幕后大推手,给我们足够的空间去重新调整,明确的方向甚至在过程中,拓宽我们创作上的视野,所以我们是很享受的,原来大家的沟通技能都很高,哈哈。

南都:EP的封面和插图也很有意思,是你们自己的想法吗?

鹿洐人:不是的,这次老板(苏打绿阿福)找了许多艺术创作的好手老师们一起来玩,这次的宣传图是让小毕老师先聆听鹿洐人的音乐,在感受之后的状态下自由发想创作,没想到一出来,我们团员都傻了,觉得非常的喜欢,也很对味。

南都:博安和天裔参演了电影《你的情歌》,尤其博安和柯佳嬿对戏,有哪些收获?

鹿洐人博安:跟她对戏很棒,本人不只漂亮,有内涵,真实力,真的很专业,而且没什么距离感又很照顾人,有学到技术上的事情也有学到生活做人的细节,总之是很棒的经验。

(博安曾和柯佳嬿合作电影《你的情歌》。)

着调:博安是电影专业却做了乐团,以后在电影事业上还有哪些期望?

鹿洐人博安:都还好,一边走一边看,希望自己永远被自己需要,然后如果也刚好被市场需要就更好。

南都:EP推出后的反响有没有达到预期?

鹿洐人:就 只是想用最诚实的样貌去与听众达到共鸣。并且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也没什么好输,我们已用尽最大的努力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