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韩国流行音乐“火”到欧美

原标题:韩国流行音乐“火”到欧美

本报特约记者 吕 克 济 冬

下一个目标——格莱美!美国当地时间9月1日,防弹少年团(BTS)夺得美国公告牌百强单曲榜冠军后表示,格莱美奖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防弹少年团的全英文新歌《Dynamite》此次公告牌“夺冠”,打破韩国歌手“鸟叔”PSY《江南Style》2012年的亚军纪录。2日,女团粉墨(BLACKPINK)的热门单曲《Kill This Love》Youtube观看数突破10亿,成为《DDU-DU DDU-DU》之后第二首破10亿MV,粉墨成为K-POP(韩国流行音乐)首支拥有至少两个10亿级MV的组合。如今全世界不得不正视韩国流行音乐的影响力,正如“Musically”网站所说,“K-POP开辟了一条新的流行乐之路,其他人也可以从中学点什么”。

他们靠什么吸引美国年轻人

“这是K-POP历史上一大壮举”,韩国总统文在寅1日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祝贺防弹少年团,“《Dynamite》为疫情下压抑已久的全球歌迷传递慰藉和希望,意义深远。这首歌拿下公告牌百强单曲排行榜冠军,谱写了K-POP历史新篇章,也给疫情下饱受痛苦的韩国民众带来安慰”。“鸟叔”PSY同日也发文祝贺。韩国《中央日报》称,防弹少年团首书写K-POP新历史。韩国《韩民族新闻》称,要为改写世界流行音乐史的防弹少年团献上慷慨赞美,这表明韩国大众文化足以成为世界文化产业标准。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只有日本歌手在欧美取得类似成绩,防弹少年团在欧美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再加上同样在欧美走红的女团粉墨(BLACKPINK),以及更早的东方神起、EXO、BigBang、Super Junior等。美国老牌音乐杂志《滚石》回顾了K-POP过去5年的发展历程,它在美国迅速发展,粉丝数量激增,从小众流派瞬间扩张成价值50亿美元的全球性产业。除了音乐和舞蹈,韩国人“严肃的礼仪方式”也开始影响一些美国年轻人。

韩国一直努力将本土流行音乐推向国际,“少女时代”和Wonder Girls就曾推出自己热门单曲的英文版,但当时的反响并不理想。于是后来的防弹少年团选择依然用韩语演唱,但在音乐形式和风格元素上更加国际化,并和“烟鬼组合(The Chainsmokers)”、史蒂夫·青木(美国DJ)等欧美当红音乐人合作,等到打开市场后再推出纯英文单曲。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此外,K-POP相对阳光的歌词、更富变化性的韵律、充分的商业化营销,以及注重视觉化呈现,让他们更容易吸引美国年轻粉丝。再加上这几年恰逢流媒体音乐的革命性爆发,K-POP在网络上迅速吸引并聚集大批粉丝,后者也凭借社交媒体拥有巨大话语权。Soompi是网络上最大的K-POP虚拟社区之一,它拥有2200万用户,绝大部分不是韩国人。

这些以年轻女性为主的粉丝痴迷于各种韩国组合,自发传播他们的单曲或MV,探索他们歌词中的故事,甚至自学韩语。去年BTS首次到洛杉矶参加全美音乐奖演出时,迎接他们的就是这些疯狂的K-POP粉丝。当然,现在韩国歌手再用英语演唱时,受欢迎程度和几年前大相径庭。此外,BTS还积极介入美国社会活动,从而更加贴近美国年轻人群体,他们前不久为“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发声并捐款百万美元。

雄心勃勃的Super Junior更是推出拉丁语单曲《Lo Siento》,YouTube播放量超过3700万。这让保守的美国媒体和音乐圈人士开始反思,未来该如何面对愈加汹涌的“韩流”。旗下拥有68家电台的阿尔法传媒副总裁菲尔·贝克称,“或许6个月之后,我们就会讨论一些美国主流艺术家如何融入K-POP中去了”。▲

美媒“回溯”K-POP“国际化”

作为世界流行音乐的中心,美国音乐人能够“屈尊”研究K-POP的历史已是难得。美国VOX网站从BTS和BLACKPINK开始回溯:K-POP最早发端于1992年,随着上世纪80年代韩国民主改革和电视、电台网络的普及,越来越多的欧美流行音乐影响韩国年轻人。

韩国传奇乐队“徐太志和孩子们”的单曲《我知道》(1992年)在当地单曲榜上连续17周占据榜首,被视为韩国流行乐的里程碑事件,并从此改变韩国音乐格局。1995年至1998年,三大娱乐公司SM、JYP和YG成立,开始打造韩式偶像组合,1996年第一个唱跳舞团H.O.T在亚洲范围获得巨大成功,他们甚至获邀与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同场表演,说明上世纪90年代K-POP就具备走向国际的潜力。

而韩流在美国有影响的时间并不长,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鸟叔”的《江南Style》成为Youtube平台首个播放量超10亿的视频,但K-POP粉丝认为那只是网络炒作的个例。毕竟当时其他韩国流行音乐人无法复制“鸟叔”的成功,“少女时代”等韩国团体试图在美国组织巡回演出,然而没人买账。

但“鸟叔”让更多美国人认识到K-POP的存在。自2012年起,韩流粉丝在新泽西州开始举办KCON音乐节,邀请当红韩国歌手和组合赴美演出。如今该音乐节规模已从8年前的几百人发展到12.5万人,参加者全程为了几乎听不懂的韩语而疯狂,火爆程度令美国音乐界瞠目。

有韩媒认为,21世纪初期,歌手宝儿开拓日本市场,让K-POP开始走出国门。2009年宝儿在公告牌200强排行榜获得第127位,这在当时被看作“重大事件”。同时,K-POP凭借高质量舞蹈表演、精致美学和严格的训练生培养,像汽车生产线一样批量打造偶像团队,并将他们投入竞争激烈的市场,诞生了“少女时代”的《Gee》、Big Bang的《一天一天》、Wonder Girls的《Nobody》等金曲,吸引东亚乃至全球粉丝。

2018年平昌冬奥会也成为K-POP的输出舞台,闭幕式上献唱的CL和EXO一只脚已然迈入美国排行榜,后者成员的国籍多元化,为他们今后国际化铺平道路。如今防弹少年团的英语单曲成为现象级作品并创下多项纪录,看起来就更加顺理成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