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吴京发飙,章子怡怒斥:靠偷拍明星挣钱的他们,有多可怕?

原标题:吴京发飙,章子怡怒斥:靠偷拍明星挣钱的他们,有多可怕?

最近,有一段去年的视频又火了。

视频中,穿着低调的倪妮刚走出机场,就被一群扛着相机的人围起来,他们挤来挤去,争相恐后地怼着她拍照。

混乱中,倪妮被人推来搡去险些摔倒,而手上的东西也早已被人撞掉。

不过她还是好脾气地弯腰捡起来,这时围观者非但不出手相救,反而故意用言语挑衅她。

这些人可不是什么粉丝,只是一群代拍。

他们可不管明星的感受如何,是否影响了机场秩序,只要能抓拍到独家高清照片,就算大功告成。

这件事在网上酝酿之后,激起不少明星艺人的愤怒,连我等普通路人看了都不免反感。

难怪章子怡也坐不住,发了微博怒斥此事。

“就没有人能管他们吗?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的!”

1、

艺人苦代拍久矣。

去年,吴京在机场被一群代拍围得寸步难行。

他穿着日常的棉衣,戴一顶蓝色棒球帽,显然不想张扬,然而还是被早早蹲守的代拍们团团围住,一开始吴京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

然而代拍们挤来挤去,不顾旁边的行人安危,险些把一个儿童撞倒,情况突然变得危急。

吴京看到这一幕,也顿时怒了。“你们看看那有小孩,看见没有?你们这样真的不好,你们把孩子撞倒怎么办!”

说完这番话,他气得脸色通红。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疯狂的代拍,他们反而像嗜血的苍蝇,巴不得明星失控、失态。

吴京显然意识到了这点,便不再说下去,表情欲言又止,写满无奈。

另一个被代拍激怒的明星竟然是胡歌。

在一次私人行程中,他正戴着墨镜在机场通行,迎面遇上不知收敛的代拍,正杵着镜头对他连按快门。

素来温文尔雅的老胡忍不住发火:“再说一遍别拍了啊,还拍?”

男艺人尚且如此,女艺人更是防不胜防。

杨幂出行中,面对成群结队的代拍围堵,已是家常便饭。但更恶劣的是,曾有人专门躲在楼梯角落,偷拍她的裙底。

众目睽睽下,还敢这么赤裸裸的性骚扰,令人作呕。

若说艺人在代拍们眼里,算待价而沽的商品,那些无辜受到牵连的普通路人更惨。

网剧《河神》中,饰演“丁卯”而大火的张铭恩,在办理机场业务时,被一群黄牛围堵,直接导致后面的乘客也无法顺利走到柜台拿登机牌。

明明几步之遥,身后的旅客们却只能干着急。一位愤怒的男乘客干脆把气全撒在张铭恩身上,对他破口大骂,他也只能弯腰道歉。

同为受害者,张铭恩为黄牛、代拍的恶劣行为道歉,着实委屈,但被影响行程的旅客们谁来替他们买单呢?

另有一次,郑爽和助理在机场遇到代拍,面对突然出现的长枪短炮,郑爽一行人飞快向前跑去。

然而代拍们岂肯善罢甘休,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这时,一位正常值机的乘客被没来由得撞倒在地,手机也飞了出去。看样子摔得不轻,那谁来给她赔偿呢?

此类事情近几年频发,2017年首都机场的粉丝警情高达20起,聚集人数都在50以上。在加强管理后,2018年半年内,仍旧有7起粉丝警情记录在册。

2018年5月,上海虹桥机场,一群买票“追星”的代拍为了拍到某明星,全部堵在登机口,迫使该航班延误2小时,然而这只是令人崩溃的开始。

飞机起飞后,大批人起身涌向头等舱,扰乱客舱秩序。

落地滑行时,更是不顾安危,提前解开安全带,冲向舱门。

这件事影响之恶劣,一度登上央视新闻。

▲ 央视《新闻直播间》栏目截图

但仅仅时隔一年,悲剧再次上演。

上海虹桥机场当天有数位明星同时到达,代拍和粉丝一拥而上,把机场扶梯的玻璃挤爆了,满地狼藉。

▲ 图片来自@中国警方在线

而扶梯另一侧,仍旧可以看到堪比春运的接机现场。众人举着手机、相机蓄势待发。

不要命式追星,说到底还是有利可图。代拍们手里的照片就是支票,每按动一下快门便是支付宝到账的提醒。

一条灰色的代拍产业链,令明星深恶痛绝,也让饭圈之外的我们看得一头雾水。

代拍,到底怎么赚钱?

2、

说起代拍,其实我们并不陌生。

代拍限量款球鞋、代拍首发电子产品,甚至代拍难以摇中的车牌,这些早已屡见不鲜。

代拍明星也是一种纯粹的商业行为,一群人扛着专业相机在机场、片场,乃至明星住宅小区外,专门拍摄明星照片,出售给粉丝。

照片价格则视是否独家、高清程度而定。

比如,当红小生A近日要参加某综艺录制,代拍放出的价格为300元,含200高清照张,附赠一个直拍视频。

如果购买更多照片,还可以打折,即为520元包600张照片,附送2个直拍视频。

代拍有些时候也像押宝,赌哪部剧会大爆,哪位演员会成为下一位新晋流量王者。

比如此前《陈情令》未播时,两位主演肖战与王一博代拍价格并不高。

随着该剧大爆,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就连很久之前的代拍图也身价翻番,不少押存货的代拍赚得钵满盆满。

而买到这些照片的粉丝们,也把这些图当作与偶像的独家回忆。

“他没红时候的图,现在的价格也涨起来了,但更有收藏价值啊!别人都没有,只有我有。”

说到底,代拍的兴起无非是粉丝的需要。

粉丝不满足于隔空投射爱,渴望在追星过程中,离偶像近一点,更近一点。

如果你能花钱买到独家照片,自然比其他粉丝多一些秘密链接。

不管是在饭圈的话语权,还是心理上的优越感都会大幅提升,而代拍赚得就是粉丝们这份虚幻的自我感觉。

在各大二手平台、社交APP上搜索“dp”,出来的接机代拍信息涵盖北京、上海、广州、长沙、成都等各大城市。

“接dp,ctu,5d4。”

这是代拍们躲避监管的专用缩写,“dp”指代拍,“ctu”是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而“5d4”则为代拍者使用的相机型号:佳能5D4。

走入代拍的秘密世界,除了出售照片、直拍视频,更有不少明星照片被代拍们做成书,专供粉丝购买,每本售价50元至100元不等。

尽管是非法出版物,但在粉丝群体中销量走俏。把卖家的微信任意推送到几个500人的粉丝大群,相册书销量破千,根本不是难事。

而代拍们一下子就赚走数万元,可谓一本万利。

代拍们游走在监管的灰色地带,扛着长枪短炮冲在追星一线,可不是闲得没事干,他们组织严密,赚的也都是真金白银的钱。

比起那些花钱买照片的学生、白领,动辄收入过几十万的代拍根本不在少数。

从截获明星隐私,到跟机代拍,最后快速精修发布,代拍俨然形成了一条成熟高效的暴利产业链。

纵然艺人们深恶痛绝,网上也人人喊打,但并不妨碍他们有取之不尽的粉丝客源。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只要有人花钱请他们继续拍,这一行就一定春风吹又生。

3、

明星与粉丝之间原本是双相喜欢的关系,但代拍的介入则让双方的立场微妙。

有一位资深追星族女孩Y,她早年喜欢韩国某团体,但跨国追星成本高,便有赖于国外的代拍回传图片。

后来,她转战内娱,也尝试自己接机、参与现场活动。但往往在人潮汹涌中,根本出不了好图。

一场活动的门票动辄几千,明星往往每月参加好几场,如果仅仅是进场拍自家偶像的图,性价比极低,普通人也承受不起高额成本。

但代拍带着使命花钱参加活动,同时拍好几家艺人,一场活动跟下来,除去门票,还能赚不少。

说到底,粉丝与代拍,两者互相成就,和气生财。

很多粉丝的心理和Y一样,想跟偶像拉近距离,但囿于时间、经济条件、精力和资源,不得不付钱找代拍,购买第一手的精修图,保证够新鲜、够独家、够高清。

比起粉丝本人现场接机,在混乱中拍出的糊图,观感不止提升几倍。况且还省去了来回路费,请假扣除的工资。等于说,花小钱享受高品质追星。

至于代拍们怎么通过非法手段,盗取偶像的身份证号,查询出他的航班号、登记通道,泄露入住酒店、住宅信息,这些根本不是粉丝关心的事。

再者,代拍为了使得图片加价好卖,根本不会考虑都尊重艺人的问题,把镜头杵到明星脸上,甚至身体的任意部位,令艺人毫无隐私和平等可言。

粉丝当然心疼自家哥哥或者姐姐,但是看到购买到手的独家高清大图,那点儿小烦恼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种爱其实有些扭曲,你愿意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付出几百上千块钱,仅仅是买他的日常照片,看似爱他爱得发狂。

却连对他最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只顾着把个人的喜好凌驾于偶像的尊严、路人的安全之上,这到底算不算爱呢?

▲ 代拍暴力威胁其他粉丝

胡彦斌对粉丝们喊过话:“不要搞什么代拍,如果是真的喜欢就自己来。”

但问题是,在真实的利益博弈中,粉丝真的会选择更累、效果更不好的现场追星吗?

这是人性的弱点。

4、

谁的青春没有疯狂过,每一代人心中青春的印记都离不开荧幕上的男神、女神们。

你当然可以在演唱会上疯狂地蹦迪,在家里贴满偶像的照片,发100条与他有关的微博,这些疯狂的前提,都是在合适的场合做不干扰他人的事。

疯狂永远不是违法的借口。

而纵观代拍,整条产业链的操作流程都踩在违法边缘,比如非法获取、倒卖他人隐私,包括身份证号、航班号、住宅信息;

再比如侵犯艺人肖像权,以未经许可的照片牟利;

更别提在机场吵吵嚷嚷,推来搡去,干扰正常秩序,影响他人出行。

追星可以,但拜托不要扰乱艺人的生活,也还机场一片清静。

表达爱的方式有一万种,为什么偏偏选择对当事人最不尊重、对无辜路人伤害最大的一种呢?

粉丝们错把追捧虚荣当热爱,错把侵犯隐私当亲密。

殊不知没有他们的支持,代拍们又怎会如此大行其道,污染整条河流。任何时候都只有先学会尊重他人,才能更好地爱他人。

如若不及时醒悟,真像章子怡所言: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的!”

代拍之风该休矣。抵制代拍,从理智追星开始。

作者:花辞树

华小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