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穿“贴腿、卡屁股”的leggings上班,到底冒犯了谁?

原标题:穿“贴腿、卡屁股”的leggings上班,到底冒犯了谁?

原创 简单心理 简单心理

江湖边、Doubleqian ✑ 撰文

Leggings是一种紧身打底裤。跟普通裤子的不同之处是:它非常鲜明地勾勒了臀部和腿部线条。

通俗说法就是:“贴腿、卡屁股,还有非常明显的裆线”。

现在这种裤子是运动人士的标配。它的设计灵感最初来自于舞蹈演员,后来伴随20世纪80年代合成纤维技术的成熟和有氧运动而兴起,又碰上了21世纪的瑜伽而变得广受欢迎。

放在以前,人们会在穿leggings时有意选择稍长的上装,遮挡臀部。

但如今,女孩们直接穿着它(和短上衣)走出健身房。

在城市的拳击馆、普拉提、健身房、街舞社周围,你可以常常见到这种leggings出街的都市丽人。

Leggings也分长短版。最近流行的短版“骑行裤”,体感也更凉快、更舒服。

如果你已经非常明白leggings是啥,那我们先来做个小调查:

穿leggings上班,奇怪吗?

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个问题”,是从上一份工作离职,开始健身以后。

为了方便,我每天在家便换好运动T恤和leggings,直接去健身房(坐标深圳)。在路上,即便淹没在匆匆赶路的“社畜”大军中,也总有人忙里偷闲地不时打量我。

我的长相其实很普通——所以,“问题”八成出在那紧紧包裹臀部的leggings上了吧?我挺好奇,如果真的穿去上班,会怎么样呢?

网上有人说,觉得被冒犯之处是“勾勒了内裤线条”。

正好朋友推给我一篇《大西洋月刊》的文章:Is it weird to wear leggings at work(穿打底裤上班奇怪吗)?

文章写道,根据美国人力资源管理协会(Society for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2018年所做的一项非正式网络调查,在9000名受访者中,有90%的人认为“leggings不适合在办公室穿着”。

作者自己也在50名曾穿leggings上班的女性中,做了一个小范围的社交调查。这些女性反馈说:

“舒服,比牛仔裤舒服400倍。”

“确实违反了办公室规定,但我们都没把它当回事。”

“真的穿去上班过,确实有点担心会让自己看起来不专业、没有威慑力,或者太性感”。

“总的来说,不太舒服。虽然我在街上穿得自在,但在办公室里它变成了另一种让人退缩和羞耻的东西。所以那天我尽量就呆在座位上不动。”

“主管话里有话地说我穿得太舒服。”

不难看出,当你觉得穿leggings上班有点尴尬,那它就是束缚。

如果你觉得完全没关系,那也是一种选择。

对此我非常同意《The cut》的一句评论,leggings are more of a mentality than a garment(穿leggings上班是否合适,这更关乎你的心理状态,而非穿不穿它本身)。

但在个人选择、职场规定之外,社会文化框架下的“紧身裤羞辱”确实是存在的。

如果你简单认为“这不是什么问题”,或“只是个人心态问题”,就忽略了它会让一部分人不舒服的背景事实。

人们一直认为,女性在公共场所不应该显得太性感

关于人际边界(Personal boundaries),我们已经探讨过多次。

它是指个人所创造的规则和限度,以此来界定别人如何对待自己是合理的、安全的。而职场着装规则,就是关于在工作场合,被允许穿什么、如何穿的规则,也是人际边界的一部分。

穿leggings上班如何侵犯到人际边界的呢?我们注意到,一些人的理由是“女士穿leggings上班会吸引男士注意力,让男士分心”。

这类指责仍然发生于当代的各种公共场合。比如,2017年,美联航拒绝两名穿leggings的女性登机,理由是“着装不当”。

事情闹大后,人们组织了抵制美联航的社交运动。

有人说:你们的政策是对女孩儿们进行身体羞辱吗?那我要为你们鼓鼓掌——没什么比“在飞机上穿着舒适的女性”更能冒犯我的事了。

网友调侃:“美联航眼中的规范着装”

校园中也有发生。

美国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的一位学生的母亲在学校报纸上写信,恳求女学生不要穿leggings,理由是“性暗示”。

“这些leggings非常紧身,就像花纹被画在了臀部和腿上,请替男学生们的母亲想一想”,这位母亲写道。

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有一些宗教因素,那么就在前几天,中国的广西大学发了一则相似的声明:

2020秋季迎新,广西大学发布《女生安全攻略》

《安全攻略》的第一条,就是教育女学生:“不要穿过分暴露的衣衫和裙子,不低胸、不露腰、不露背,防止产生诱惑”。

但却没有针对男学生发布相关规定(高赞评论说:“也得让男生不要光着上身打篮球”)。以安全之名加深性别刻板印象,是另一种形式的“荡妇羞辱”。

“作为一个企业家,你的嘴巴太红了”。图/《秘密森林2》

“着装边界”不该只受限于某个性别

所谓的“着装边界”,应该适用于环境中的每一个人,而不能只针对某一群体。

日本某些行业不允许女性员工带眼镜,因为 “显得冷酷”,会“遮盖妆容”。对此有一位受访者抱怨说:“如果在工作中戴眼镜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就应该禁止所有人戴,包括男员工”。

再多说一句,遛弯的大爷们喜欢在公园里露肚子、打赤膊,原因怎么就不是“产生诱惑”,而是“影响市容”了呢?

“北京比基尼(Beijing Bikini)”指在北京夏季街头的一种常见景象:男性为了凉快打赤膊,将上衣撩起透风,或是公园、胡同里光着臂膀、脱鞋晾脚的行为。人称“膀爷”。图/BBC

另外,边界并不是僵化死板的,随着时代的进步、个人需求的发展,着装的边界也在变化。

上世纪70年代,人们还曾抱怨过女性穿的这种半透明衬衫(sheer blouses),可以隐隐看到内衣:

在更遥远的30年代,路人会对穿无袖上衣(sleeveless tops)的女人侧目。可能觉得她们实在太前卫了,接受无能:

圣母大学的历史教授Linda Przybyszewski说,在leggings出现之前,人们对乳沟、腰腹,甚至“能不能露出整只胳膊”都有争议。

边界的建立和打破是基于人的需求,所以不会一成不变。比如,2018年,国泰航空宣布,将允许空姐穿裤子。

2019年,英国维珍航空公司宣布,取消空姐执勤期间必须化妆的规定。维珍发言人马克·安德森说,“新规定将确保空乘人员更加舒适,也将给团队提供更多表达自我的选择”。

在办公室穿leggings是不是奇怪,并不只是一个边界问题。在这个话题里,更重要的疑问是:

你为什么会感觉被一个穿leggings的人冒犯?

你感觉不舒服的理由,是否促进了女性身体的性化?

我们真正想问的只有一句:

女性在被评价为“诱惑他人”之前,可以首先是她自己吗?

阅读原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