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仙侠剧万年的老梗究竟是什么在圈粉

原标题:仙侠剧万年的老梗究竟是什么在圈粉

最近有一部仙侠剧突然爆了,来大家跟我一起喊出那个熟悉的名字——《琉璃》!

几乎没有流量,未开播前和开播后颜值和演技一直被嘲的两位主演。

除了因为开播前单方面跟芒果TV解约,拒绝提供片源之外,前期宣传几乎为零(也可能是宣传过但也没带动)。

本来以为肯定糊了,没想到在经过十几集的历练后,大家对这部剧彻底真香了。

自从开播以来热搜就没有断过,男女主角两人手指互动大家就开始夸#司凤璇玑好甜#。

男主为了保护女主战神的身份不曝光不让其他人以为她是个异类,所以甘愿接受受罚顺便又吐了一波血,立马就有了#成毅破碎感#这个夸男主演技的tag。

之后因为男主单方面想考验自己的人格魅力,赌女主在轮回中总有想起他的一天,结果十赌九输,在前九世的爱恨纠葛中女主每次杀掉男主后还会在他的眼角点一颗泪痣,#点痣专家褚璇玑#、#亡命赌徒禹司凤#由此而来。

虽然中间穿插了一波直播真亲事件的迷惑操作,也丝毫不能阻挡这部剧打爆的热度,非水军的自来水也越来越多。

两位主演成毅和袁冰妍也从最初的娱乐圈小透明圈层一跃变成突破千万的两位微博大V,并在层出不穷的新人们都竞争激烈的当下从95的前辈们中脱颖而出瞬间拥有了姓名。

《琉璃》走红的这个套路让我不经想起了是19年同样是依靠黑红套路起家的《宸汐缘》

《宸汐缘》作为仙侠原创剧本,在开播之前并没有原著粉流量的加持。

主演其中之一张震,文艺片永远的男神,突然转型来演古偶仙侠这一戏路,是不是就跟周迅突然演了言情偶像剧还跟男主角发糖是一个级别的恐怖了。

(放上一张九宸解封时瞪大的眼睛来表现我的惊恐)

张震被嘲笑是欠了裸贷才接的剧,由于在剧中的服化道也充满土味还被笑称“土震”。

但当初信誓旦旦立下flag,大声嚷嚷着这部剧播出之后绝对不会看一分钟的人,最后都被自己打脸,被虐的时候哭的哇哇直叫,发糖的时候又疯狂姨母笑。

在越来越发达的影视剧产业中,每一年仍然会有一部能够脱颖而出精准定位到受众的仙侠剧,似乎只要是主演达标的演技再加上用心的特效场景,真香定律就会在其万变不离其宗的套路面前轻而易举的适用,每年仍然会有大批大批的观众甘愿苦等更新磕得昏天黑地。

其实上面标准中的仙侠剧有现在这样收割观众的局面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从更更更古早的时期来看,古装神话剧算是仙侠剧的前身。

现在总被嘲是第一部百合片的《新百娘子传奇》,作为一部童年回忆的确拉开人、仙、妖之间不同种族的禁忌之恋的序幕,为之后类似的故事讲述找到了一个支点(耳边是不是已经响起渡情和千年等一回的音乐了)。

紧接着之后的《春光灿烂猪八戒》,还会变换各种各样发型的徐峥永远憨憨的傻笑以及每次讲完话之后的“哼哼”的猪叫,和饰演小龙女的少女陶虹灵气十足的一颦一笑搭在一起时,cp感都要溢出屏幕了。

如果放到现在,相信同人文专区一定有他们的一片天地。

还有已经不太记得每个人的情情爱爱,只记得七个仙子着实亮眼跟彩虹颜色一一对应的服装和小时候想要扮演她们飘飘然的样子时披过的厚重的被单的《欢天喜地七仙女》,

在古装神话剧的铺垫之下,又在东方典雅美的环境熏陶下长大,仙侠剧汲取了他们讲述爱情的方式和世界观的建成,慢慢从神话中脱离出来,有了自己的个性和小脾气。

传统意义上大家都认为仙剑奇侠传一是仙侠剧的鼻祖,但实际上在它之前还有一部奠定雏形的剧——《天外飞仙》。

仍然是天仙配的故事,但因其独特且几乎不按照原著走向发展的故事,赋予了每个人物新的灵魂的大胆的改编风格,在播出之后赢得了不少人气。

剧情中因为小七的突然失忆从而让两人的再次相遇有了第二世的色彩,以及在0202年才在B站知道的现代相遇番外,给了他们在第三世爱恋的机会,似乎创造出了一种三生三世仍然可以相爱的效果,算是为仙侠剧中生生世世轮回转世中相爱奠基了。

再到后来的仙剑三中的紫萱和长卿又将生世相爱的这一点继续发扬光大。

同时这个阶段的仙侠剧还有另外一个新的特点,似乎对于任意一个人物出场后生死有了更强的掌控,在编剧的发挥之下生死就在一瞬间,你以为他活着,其实他死了,你以为他死了,他又被通过什么神丹妙药给救了回来,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观众面前。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仙剑一中最后一战结束后,原本生死未卜的灵儿又出现在了逍遥面前,结果画面一转拍到她双手的血迹,眼神开始迷离,不一会就倒在了李逍遥怀里。

李逍遥说“你走吧”的时候,电视机外的我“哇”地一下就哭出来的。

这时的仙侠无论是仙、人、妖都还活得很接地气,仙就仙得遗世独立凭虚御风,侠也侠得以拯救苍生为大义慈悲满怀,还都会自己的坏毛病。

还是仙剑一中的李逍遥,他不够“君子”,比武招亲时打不过林月如就故意“非礼”她。

他也不够强大,没什么特异体质,武力值还很渣,一上来就被酒剑仙秒杀。

他不够“痴情”,常常在灵儿和月如之间摇摆不定。

尽管如此他也仍然会在看烟花吐露了心中的理想时,坚定地说自己“要做天下第一大侠,锄强扶弱,名留青史”。

他就是这么一个自负、自我又没有武力值的小人物,但是确是一个跟我们平凡一样有着不完美与残缺部分的人。

到了仙侠的第三阶段,像是三生三世系列、《花千骨》、《香蜜沉沉烬如霜》、《宸汐缘》、《琉璃》等,似乎越来约脱离了仙侠的轨道,不食人间烟火的仙越来越多,喝着桃露、圣水,每个人物都完美到没有一点性格缺陷,成为了无法投射到普通人身上的真·纸片人人般的存在。

剧情上似乎越来趋于一种套路化的呈现方式,主角团之间纠缠不清的爱情故事,他爱她她爱他他又爱她(此处应该献上一首处处吻),仙的层面被更加突出了,从像是从同一个编剧团队生产出来的夸张的title与设定就可以略见一二。

加上仙剑一三两部就可以凑齐的祖孙三代的女娲后人,

随处可见的魔界首领,

似乎是个男女主角都可以拥有的天界战神称号,

再不济也是普通小仙无法比拟的上仙,

以及六识全无、身怀异香等等这些只有且只能在仙侠剧里出现的特殊人设,有一种讲出来就会让身为普通人的我们惊掉下巴的感觉(但其实也并没有)。

在主角的角色设定上,也基本都是起初怎么撩都撩不动最后莫名心动后就开始吃醋的男主,表面天真烂漫美丽大方实则背负着巨大秘密或是神秘力量的女主。

像是花千骨中的小骨与白子画,你是我的生死劫,命中注定的相遇、分离再到重逢。

枕上书里的白凤九和东华帝君,我暗恋你,你拯救我。

琉璃中的璇玑司凤十生十世的纠葛爱恨。

这样的设定似乎套在任何一部除了仙侠剧之外的任何一部偶像剧也可以适用,就算性别的性别换了也还是那一套,每一个不同的故事单拎出来似乎一直都没有变过。

侠的部分在不断被削弱,到现在几乎成为古装偶像剧的翻版,只不过因为主角寿命的缘故以及仙侠中特有的奇奇怪怪的推动剧情的方式,比如渡劫,洗魔气等等,一般情况下拍到四十集不在话下。

最初的侠肝义胆拯救苍生的信念被抛之脑后,主线剧情主要依靠主角拼命发展缠绵悱恻恋爱线以及配角各种手拆恋爱线组成。

已经可以直接改名叫仙仙恋爱剧了哈。

说了这么多,就算明白其中规则,在越来越发达的影视剧产业中每一年仍然会有一部能够脱颖而出精准定位到受众的仙侠剧,真香定律在其万变不离其宗的套路面前轻而易举的适用,每年仍然会有大批大批的观众甘愿苦等更新磕得昏天黑地。

所以,仙侠剧的魔力究竟在哪里?

其实仙侠跟普通的剧集最最最不同的一点在于其独有的怪力乱神将生死边界得无限拓宽从而带来了的永生永世的无尽体验,而这种设定代入感来源于这是身为每个普通人的我们是永远无法获得的长生不老的体验。

面对这样在现实生活中几乎很难遇见又满足了我们对于情感需求一切想象的,与另一个人命中注定的爱情故事,是所有人都可望不可及的。

仙侠剧中的神妖仙们,只要不出太大的意外,三生三世都算是短了,十生十世是标配,永生永世才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情况。

在还未真正接触爱情之前,人总是会对爱情有及其美好且偏执的幻想,总是觉得爱情中的所有一切都是快乐和甜蜜,而发展到现在的仙侠剧正是抓住了这一点,用这个题材的特质把爱情中的美好无限放大,却忽略了爱情中琐碎且细微的复杂性所带来的痛苦与烦恼。

仙侠世界的异次元,没有生老病死分离的苦痛,没有意外发生造成的物理性伤害,一切都可以被修复,失去的还可以在重来,牵绊他们的只是不同种族之间禁忌的苦痛,是前世欠债的偿还,但这些在无尽的生命轮回中总会消逝,他们的生活除了剧中拍出来给我们看到的之外终究会归于平静。

人们会那么执着于仙侠,一种套路可以变着花样看千万遍,面对套着仙侠外壳金手指大开的玛丽苏甜文也有同样的热情,只因都是凡夫俗子罢了,想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去追求一份永恒的爱,自己做不到的,哪怕是看看别人的也好啊。

最后,斗胆向仙侠剧的编剧大大们一个问题:

你们认为男女主角在故事结尾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之后,还能在接下开永生的平淡且枯燥无味的生活中忍受对方几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