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三代人的滨江道(图)

原标题:三代人的滨江道(图)

1978年,我上小学。

每到下午五点多钟,我和妹妹就会来到狮子林桥东南的海河岸边,不错眼珠地向路上张望。有时,姐姐也会加入到我们的行列。

让孩子们望眼欲穿的,一定是最爱自己的人。是的,我们在等妈妈,在等妈妈下班,在等妈妈下班回来带给我们的所有幸福和欢乐。

妈妈在滨江道234号上班,那是天津广播器材公司的门店,专营无线电元器件。我家住在金家窑大街,离那里不远。

远远地,看到妈妈骑车过来,我们姐妹就像欢快的小鸟,一边喊着妈妈,一边蹦蹦跳跳地迎上去。妈妈拍拍这个的头,摸摸那个的脸,然后摘下挂在车把上的提包。提包是当时非常时兴的款式,黑色的人造革面,中间有一条白色的铁制拉链,两条月牙形的包带分置两侧,挂在车把上正好合适。

“看看里面有什么?”妈妈说着,把自行车推到岸边。她眼角处有着若隐若现的纹路,在我的眼里像极了五线谱,慈爱的音符随着她的每一个声音或每一个微笑向我们传递。

最先抢到提包的一般都是妹妹。她拉开包的那一刻,小嘴微张,眼睛瞪得溜圆,脸上的表情非常夸张:“哇,妈妈,您又把滨江道装回家了!”她把包藏到身后,问道:“大姐二姐,你们猜猜,妈妈的包包里有什么?”我跟姐姐就非常配合地你一言我一语地猜。妈妈则在一旁心满意足地看着,眼睛里流出浓浓的爱意。

包里装的东西,当然不是什么稀罕物,用现在的眼光看,甚至有些寒酸。一般情况下,不过是孩子们喜欢的糖块、皮筋、军棋、小人书等小物品,有时也会有水果、扯给我们做衣服的布料或几张光明影院的电影票。但是,这对当时的我们来说,已经是巨大的惊喜和幸福了。

妈妈的手提包,在儿时的我的眼中,就是一个装着吃、喝、玩、乐和漂亮衣服的百宝包。那些东西,都是妈妈利用午休时间,在单位附近滨江道上的商场里购买的。所以,妈妈上班的滨江道被我们姊妹们一致认为是个无比伟大的地方。

我对和平区的喜爱,也就从这时开始了。

时光流转,我结婚了,然后有了女儿。这时的我,像当年的妈妈一样,在和平区上班了,单位坐落在五大道上一幢颇具欧陆风情的小洋楼里。我是做新闻工作的,行走在五大道的历史中,呼吸着滨江道的气息,风光如淡雅素馨的女子舞动的旋律,人文是华彩大地呈现的百年沧桑。和平区不再是儿时那好吃、好喝、好玩、好乐、好穿的印象,我的采写沉淀它的辉煌。我爱和平区,甚至给单位那条街上每棵树都起了名字。

下班回家前,我也像当年的妈妈一样,必定要为女儿准备些礼物,放到包包里。当然,这些东西绝对是在和平区甚至是滨江道上寻回来的。见到她的那一刻,逗引她把包包打开,女儿从包包里发现喜爱的物品时,那种雀跃和欢乐从她的手足间甩下,溅到我的脸上身上,让我不跟着她喜笑颜开都不行。这不就是当年我们姊妹的翻版么?当然,这时她拿在手里的,或许是精美的童话书,或许是电子写字板,或许是汉堡包,或许是带背带的牛仔裤、花裙子……

到了周末,到滨江道去走走,购物、会友,甚至只是无所事事地闲逛一番,也是我的最爱。那种自由的想要飞的感觉,跟从网上下单、点外卖绝对不一样。那一条街,承载着我的生活:心仪的服装比比试试,怡然自得地喝杯饮料吃个简餐,拿着麦克风吼上几嗓子,甚至观影看戏听相声……这梦幻的现场,足不出户地刷屏可是领略不了的,当然也更是妈妈在这里工作的那个年代所无法比拟的。

如今,我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了。

她是学艺术的,和平区那不凡的建筑牵扯着她的灵魂,而滨江道的温暖却渗在她的心里,抹不去忘不掉。她已经在北京参加工作了,但她最迷恋的,依然是滨江道。

她五六岁时,我牵着她的小手,走进滨江道旁的和平文化宫(旧址)。她在美术室里见到了大卫、维纳斯等,一下子就着了迷。她指着雕像对我说:“妈妈,等我长大了,一定要让它们给我当模特!”十几年后,她夙愿得偿,成了一名艺术系的学生。大学毕业后,到北京一家知名的媒体做了导演。

我问她:“你总去滨江道,怎么就去不够呢?”

她问我:“您不是也经常去吗?您去够了吗?”

妈妈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娘俩儿。

“老妈,前几天您不也让妹妹带您去了一趟滨江道吗?结果什么都不买,您去个啥劲呢?”

“唉,这些年滨江道的变化太大了!从店面的装潢装饰到商家的营销方式,从商家卖的物品到购物者的穿着打扮,和40年前我在那里上班时像换了个世界。真是一年一个样,几年大变样!”妈妈不住地点头,“要再过40年,咱们国家能变成什么样啊?”

“妈,滨江道上还有卖元器件的吗?”我使劲绷着,不让自己笑出声。女儿听我这么问,早在一旁乐得前仰后合了。

“有啊!”妈妈说。

“在哪儿啊,姥姥?”见姥姥说的那么郑重其事,女儿禁不住问了一声。

“这里!在这里呢!”

妈妈指指自己的心窝说:“只有不忘过去,才会倍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才能去创造更加出彩的明天!不是吗?”

感谢和平区文联为本栏目推荐作品

[责任编辑: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