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用建筑培育新型邻里关系,重回远亲不如近邻时代

这张照片来自美国纽约

这是一栋新建成的公寓楼

用于出租给单身或夫妻白领

建筑师意图用建筑重塑邻里关系

满足匆忙的都市人工作之外精神交流

商品房时代

居家生活变成一个与世隔绝的水泥洞穴

邻居变成了一扇扇紧闭的防盗门

其含义是离你最近的陌生人

尽管抬头不见低头见

也是相逢对面不相识

我们需要怎样的房子重新构建邻里关系?

带着这个问题

我带你看看外国建筑师的探索

1

除了退台式的阳台之外

这栋公寓楼设置很多公共交流空间

健身房、咖啡馆、阅读室之外

还有一个硕大的屋顶露台

可满足周末和晚上邻居们交流互动

地下车库还有一个手工作坊

2

这是一套大家庭抱团别墅

案例来自新西兰

三代人的大家庭又由几个小家庭组成三栋独立的房子将一楼连通

平面图显示将多种功能布局在一个大平面里

既满足团体也满足分组活动

各区之间也有移动隔断

根据活动场景分分合合

可瞬间转换

3

如果关系不是兄弟姐妹那么近

比如朋友关系呢

本案是四个老朋友建的抱团旅居小屋

84平方的二层小楼每家一套

产权清晰又方便邻里相互来往

案例来自黑山共和国

    4

    这是墨西哥一栋7层居民楼

    其特点是32户居民四面围合出一个大天井

    宽大的走廊和楼梯沿天井布置

    好处是每户都可双面采光

    站走廊上喊一嗓子

    所有邻居都能听得见

    这个布局非常方便邻居互助

    在寸土寸金的中国

    类似的布局只会出现在机关学校之类

    因为土地是划拨的

    开发商打死也不可能用这方案的

    5

    最后一个案例来自日本一家养老院

    其特点是多个小卧室围合出一个大厅

    将睡觉之外的多项功能合并到一个通透空间里

    乍一看感觉比较乱,但非常受老人们欢迎

    高龄老人的生活特点是心理安全感

    一方面绝大多数时间里他不需要人照顾

    事无巨细你去帮他,他还烦

    会觉得自己没用

    但又要求帮助随叫随到

    服务人员可以干自己的事不用理他

    比如做饭或洗衣服

    但你一定要一直在他视线内

    这样的空间布局

    不只是老人们满意

    还大幅节省了用工成本和工作量

    原来老人频繁搂铃叫人服务

    只是为让你守在身边

    每个卧室都设置的超过常规的平移宽门

    打开时在大厅能看到房间的大部分

    我1970年出生在河北农村,并直到17岁,没有托儿所,也没有养老院,父母一早就出工,我们小孩子就被扔在胡同里自己玩儿,一群不下地的老太太守在水井旁(那是唯一不安全的地方),洗衣服、纳鞋底、补衣服之类,所有的大人管所有的小孩,没有具体分工,村里壮劳力农闲时就给各家帮忙盖房子,主家只管饭不给工钱。

    整体村子好像就是个大家庭,帮人的觉得天经地义,被帮的也心安理得,从来也没谁提钱的事儿,因为这一村子人都是生活工作一体化,是命运共同体,这种生存方式决定了生活方式,决定了互助型的邻里关系。

    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这样的邻里关系让人们抱团度过了难关,也给贫困的生活带来很多欢乐,城里生活很多年后,那种记忆还时时涌现。

    如今城市化了,物质丰富了,人心疏远了,邻居生分了,社交也变成网上了,甚至虚拟了。大家庭没有了,离婚的多了,单身的多了,老人多了。

    人是群体性动物,没有谁天性喜欢孤独,丢了邻居只是时代发展的副作用,只是顾此失彼,而不是追求,过有滋有味的日子,还是人人向往的。建筑如何服务于生活,如何物质精神都照顾到,是新时代建筑师们的课题。

    综上是我在探究过程中时搜集到一些资料,筛选出一些有借鉴意义的,与大家分享。前几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文章《德国尝试“多代屋”养老新模式》,我觉得于我们的当下和未来,很有参考价值,一并附后分享,可惜我没找到相关图纸图片资料。诸位谁找到了相关信息,麻烦联系我。

    就到这里,我是张弛。

    延伸阅读:

    德国尝试“多代屋”养老新模式

    “年轻的邻居会陪我去政府部门办事,冬天路上有积雪时还会搀扶我出去散步,大家共同照顾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甚至还会一起为邻居孩子刚领养回来的小兔子搭窝……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按响邻居家的门铃。和他们在一起,我不感到孤独。”年逾九旬的柏林老人乌尔萨·格策这样描述她在斯雷德茨基大街44号新家的生活。

    斯雷德茨基大街44号是一座拥有逾百年历史的老房子,原本已不再适合居住。后来,德国联邦家庭、老年人、妇女和青年事务部与柏林租户联合会将其选为“多代屋”范例,对房屋进行了现代化改造,并安装了无障碍设施。改造后房屋将一部分公寓预留给老年人和残障人士,并选择既想独立生活又愿意参与社会交往的不同年龄段租户。“多代屋”一楼有一间40平方米的公用大客厅,供住户们举办活动、交流情感及接待来访亲朋。客厅还兼有信息和展示中心的功能,方便有兴趣的市民和机构更好了解“多代屋”内的生活。

    达尼埃拉·赫尔目前负责“多代屋”的管理工作,她和9岁的女儿同时也是公寓的住户。赫尔说:“当人们慢慢老去的时候,不仅需要一处安身之所,也需要相应的社会环境,‘多代屋’可以同时满足这两方面要求。相互之间的宽容是不同年龄段的人能够居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基础。”在“多代屋”中,格策这样的老人得到来自年轻邻居更多的关心,空巢感大大降低,社会参与感和生活幸福感明显增强。

    作为改善老年人生活环境的重要措施,“多代屋”的现代化和无障碍设施等改造得到了德国政府的支持。德国复兴信贷银行向改造工程提供共计1亿欧元的低息贷款,每个住房单元最高可以得到5万欧元的贷款;私人房主如果愿意进行改造,也可以获得5000欧元的补助。

    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德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从1991年的1200万增加到了2018年的1790万,同期老年人口比例也从15%上升到了22%。在此期间,85岁以上高龄人口更是从120万剧增至230万。

    尽管在“多代屋”中安度晚年受到许多老人的喜爱,但这种着眼于未来的养老方式仍在试验推广阶段,尚未成为主流。根据德国联邦家庭部的统计,全德目前仅有540座“多代屋”。官方数据显示,90%以上的德国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仅有比例很低的人选择养老院等公共机构。不愿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养老院护理费用高昂等,都是德国老人首选居家养老的重要原因。

    德国从2015年1月起推出相关法律规定,如果家中突发紧急情况,有近亲需要照顾,员工可以临时脱岗最多10个工作日,这期间的收入由政府专门的护理支持金保障;此外,如有近亲在家需要护理,员工可申请连续6个月的休假或改为非全职工作。不过,护理假仅适用于拥有15名以上员工的企业。

    如果需要专业护理服务,德国的居家老人可以选择护理机构提供日间护理。这些专业的护理服务往往价格不菲。

    德国于1995年推出护理保险制度,已成为继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法定工伤保险之后,德国社保的第五大支柱保险。按照综合身体状况,投保人被分为5个护理等级,根据不同等级享受不同额度的护理保险。

    即使如此,护理保险并不能覆盖全部护理费用,部分护理费仍需自理。如果老人无力支付这笔费用,社会救济部门则会介入,根据配偶、子女经济状况,视情补足护理费缺口。得益于护理保险制度,许多老人生活质量明显提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