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九十年代的干煸羊肉

李家干煸羊肉

上个世纪90年代,李家干煸羊肉,早先位于县城青年路上,人民大街以南路东的三间砖混红瓦平房里。也没有门头字号,当时的路南小店用木粉胶合板间开了几个不大的房间,相邻房间说话做事都能听到。黄绿色水磨地面,钢棂木玻璃窗。酒家基本上都是满客,生意兴隆。

县城的老饕餮食客来店必点的菜有干煸羊肉、老酱晒腌风干刀鱼,老酱咸菜疙瘩蒸知了鬼。过了几年搬到了青年路北头,广电局对过的三层楼房,饭店的名字叫富辰酒家,来源于英文fucen,中外音译都吉祥。

尤以干煸羊肉最受欢迎。老板姓李,西南乡人,应该属于景芝的皂河李。干煸羊肉,来源于父辈的关外海北的逃荒经历。父辈由于家庭出身不好,解放后不大受政府待见。其实在解放前他家只是靠省吃俭用,口里不吃腚里不拉。有一文钱也存放在钱罐子里,少一文钱就去四邻借了凑成整数,一封封装好,有合适的机会就攒钱置地。现在叫现金为王。实在没有那些巧取豪夺,仗势凌人,欺男霸女的龌蹉事。

他父亲属老生儿,是他祖父在六十多岁上生的人。他父亲的出生,应该感谢他的老姑。他老姑眼见娘家财旺人不旺,娘家爹六十多岁了也没有个男丁传授若大家业。当时的规矩,没有男丁,家中财产就要过继于同族一窝党郐的亲近人。

他老姑力排众议,做通了她亲娘的工作(女人多是醋罐子,天生的嫉妒心)。出面做主,找了当地有名的口若悬河天花乱坠能把死人说活的北庄媒婆矬子赵。她娘家是富实人家,在四乡邻里口碑也不错。无非是卖两匹骡子钱或几石粮食,定下了河南面李家村的孙家的三闺女,定了亲。请了阴阳先生,择了良辰吉日,雇了景芝的吹手乐队,吹吹打打用四抬花轿娶回了家。

赵家闺女,出身农家,常做农活,浑身透着一股健康的美,腚大乳高。喝过了合卺酒,入了洞房,一树梨花压海棠,成过了亲。她爹少不了常服用了镇上张家药铺的滋阴补肾的人参海马鹿茸滋补药品。老天爷照应,转过年来,就生下了他爹。他亲祖母的年纪,比他亲姑还要小二十岁来!他姑是他大祖母生的,他爹是小祖母生的,同父异母,在哪个年代也属正常。

土改后,打土豪分田地。家中田地充了公,家中人口众多,又遇上了1958年后的三年灾害,虽然偷着存下了两缸麦子,眼见着缸里的粮食快见缸底了,为了全家人的生存,就拖儿带女,下了关东。也扒火车也脚走步量,一大家人去了山东人去关外常落脚的黑山白水的黑土地安下身来。

关外地广人稀,土质肥沃。虽然说不上“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铁锅里”。只要下力气干,在野外捡拾上几晌稍偏的无主之地,烧过了荒草權木,在地四周挖上几个小坑,就证明此地有人耕种了。春天土地化了冻,只要撒上种子,也不用施肥,到了秋天里就是满满的收获。漫长冬季,农闲围冬时,去深山老林里捡拾松榛子山核桃山蘑菇山野菜,就不至于忍饥挨饿。

由于他爹待人实诚,人都乐意跟他交往,在哪里偶然结识了以前给蒙族贝勒爷做过饭的一个汉族老人,老人传授给他爹干煸羊肉方子,又送了些大草原独有的中药材。方子是用毛笔写在老柘树皮纸上。由于年代久远,纸张黄焦昏暗一碰就碎了,比16开纸略小。我看过方子,酒哈多了忘记了,只记得必用西域口外的头茬孜然。

配齐材料,在石碾上压碎,装进结实的羊皮口袋。羊肉要用生长期在十个月左右的山羊肉,只选胸窝肉或里脊肉。必须用羊油炒制。羊肉用药材腌制好,用大火猛炒。少一分则嫌生,多一份就柴了,十分讲究火候!炒出的羊肉色焦黄,薄如厚纸,香气四溢。

后来吃过多地的干煸羊肉,虽然也肥嫩也不膻,但是少了干煸羊肉的灵魂,香味。以及羊油的独特的香气,干辣椒特有的香。干煸羊肉差不多成了跟炒羊肉相同的一个菜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