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这个西宁学子高考只有240分,但所有人都为他骄傲

他是一个每天摇摇晃晃艰难地走完800米求学路的少年,他是我省今年唯一一个由家人搀扶进考场的高考考生,他如愿以偿地填报了高考志愿……

240分,对一个正常孩子来说这个高考成绩不值得夸赞,而对19岁的脑瘫患者孙旭冬来说,这个成绩来之不易,父母为他骄傲,邻居们为他骄傲,同学们为他骄傲。因为谁都无法想象一个天生就无法独立行走的孩子是怎样走完了求学路走进了高考考场的,虽然他家距离学校只有800米。

父母是他人生的站立架

孙旭冬出生时就患上了缺血缺氧性脑病(俗称“脑瘫”),打小不会爬,学走路时站不住,总是踮着脚尖摇摇晃晃地挪着剪刀步,母亲田艳看着儿子这个样子很不甘心,四处求医希望能让孩子有所好转,但现实依然残酷。为此,田艳每年都跑到北京的康复医院学习按摩,回到家每天为儿子按摩疏通四肢经络,尤其是拽着儿子双腿劈叉时,孩子疼得歇斯底里大哭,田艳心疼得泪水汗水一起往下流。可他们谁都没放弃,一直坚持到现在。田艳说:“按摩的过程很痛苦,他很疼我很累,却可以锻炼他的四肢把控能力,四肢有了把控力他的生活、学习就会方便些。”

为了帮助孩子站立,夫妇俩还专门定制了不锈钢站立架,每天都要按时用粘扣带把孩子绑在站立架上三十分钟,让孩子学着用膝盖和脚后跟着力。孙旭冬小时候接受这些康复训练比较轻松,随着他一天天长大,身高、体重增加,每天康复训练结束后,他的两个小腿都是紫青紫青的,两口子都不忍心看。

上高中后,孙旭冬怕疼,常任性地拒绝使用站立架进行康复训练,父亲就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如果不学着站立,这一辈子就站不起来了……”每每此时,孙旭冬只好回心转意,咬着牙忍着疼开始锻炼,他疼得直冒汗,却不敢流泪或喊叫,他怕爸妈听到后流的泪比他还多。

2016年在身边好心人的捐助下,母亲带他到北京进行了脑干细胞移植,他下肢的肌张力因此有所下降,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他把楼梯扶手 磨得锃亮

患有缺血缺氧性脑病的孩子一般都是在家里由家人喂吃喂喝度过一生,而田艳夫妇却下定决心要把孙旭冬送进校门。他们想,只有学了知识,才能融入社会,以免孩子患上自闭症。

2008年9月,孙旭冬像其他孩子一样正常入学,因他行动不便,身边必须有人照顾,父母为此明确分工,父亲上班挣钱维持家用,母亲放弃工作全程陪读,这一陪就陪了12年。

幸运的是,学校就在家属院里,离家只有800多米,并且有小学、初中、高中,这给孙旭冬的求学带来了极大便利。母亲为他入学做好充分准备,早早就教会他扶着楼梯扶手上下楼梯,还买了一辆两轮电瓶车载他上下学。从4楼的家门口到一楼共55阶楼梯台阶,常人1分钟左右就能轻而易举到达,而孙旭冬每次踮着脚尖一步一步地挪,至少需要6分钟,双手还得紧紧握着楼梯扶手,尽最大努力保持身体平衡,时间一长钢管扶手都被他磨得锃亮。

邻居每次看着他艰难地上下楼,就问田艳,为什么不背着孩子呢?田艳说,患上这个病如果经常依靠外力支撑,身体平衡性、把控能力就更差,索性放开手让他自己上下楼,要让孩子明白一个道理:凡事都要靠自己,不要有依赖的思想。久而久之,孙旭冬上下楼的时间缩短了,动作较之前也利索了,左邻右舍都夸他是硬汉,做了好吃的总忘不了给他端来一碗,以示鼓励。

800米求学路用坏了两辆车

学校到家虽然只有800米,但对孙旭冬和母亲田艳来说经历了不少考验。尤其是下雪天,路上有积冰,拐弯或下坡时稍有不慎就会摔个人仰马翻,摔了多少跤记不清了,总之每个冬季,在路上、在教学楼前的大理石台阶前摔跤已成常事。上小学的时候,孙旭冬摔疼了还哇哇大哭,后来慢慢大了,娘俩每次摔了被路人搀扶起来后,孙旭冬还安慰搀扶他的人说,没事,没事!简单的两个字,田艳深深地感到儿子长大了。

12年的学生生活,娘俩用坏了两辆两轮电动车。田艳打趣地说,不知是用坏的还是摔坏的,最后直接换成了三轮车,承载力、平衡性,相对来说好一些,摔跤次数也就少了些。

闯过会考难关走进高考考场

从小学到高中,母亲田艳专业陪读。下课后,田艳得抓紧时间扶他上厕所;上实验课,得扶他从教学楼到实验楼,学校为了照顾他,实验室一进门的第一个座位一直给他留着。他行动缓慢,晚来几分钟,老师也会等他坐到座位上再开讲。高二分科后,学校为了照顾他,连续两年都没调换教室。老师的耐心等待,母亲的耐心陪伴,既给了他鼓励,也给他注入了学习动力。

写作业是学生的重要任务之一,别的孩子一个小时能写完的作业他得花三个小时,因为他的写字速度只有常人的1/3。高三阶段,他几乎每晚写作业都要到凌晨两三点,他熬到几点母亲就陪他到几点,娘儿俩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在旁人看来如此苛刻地对待患病的孩子真是有些过分,而田艳夫妇说,他们一家三口如果有一个人妥协,孩子的求学路就会随时终止,所以必须齐心协力。

高二会考那天,监考老师到楼道扶孙旭冬进考场,结果重心不稳的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搀扶他的女老师也被带倒了,从那天起,每逢考试都是母亲把他扶进考场。会考结束,他有两门成绩没达标,这意味着他拿不到高中毕业证,也没有机会参加高考,不少人劝他们一家三口:算了,别硬撑了,到此为止吧,大人和孩子都太累了!而孙旭冬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他坚持要补考,最终顺利过关。

今年7月7日,孙旭冬在母亲的搀扶下走进高考考场,最终以240分的成绩圆满收官。“如果他的写字速度再快一点,可能成绩会更好一些。”知道高考成绩后,田艳很满足,却又略显遗憾地对记者说。

扶着墙挪着剪刀步的他走近梦想

7月29日,他们一家三口围坐在电脑桌前,认真填报了高考志愿。田艳说,孩子受身体限制,只能填报省内几所大专院校,不管被哪个学校录取,她都会像从前一样当专职陪读,为了等到这一天,她去年还专门考取了驾照,孩子如果被录取了就买辆二手车来接孩子上下学。如果落榜了,就借点钱开个便利店,和孩子一起创业。

坐一旁的孙旭冬,看到父母为他做的一切准备,轻声对记者说:“因身体原因,我看到的世界比其他同龄人的世界要小得多,可得到的爱比任何人都多,老师同学的关爱、左邻右舍的关爱、父母的精心呵护,正是这源源不断的爱推动着我迈上了一个又一个台阶。”他说自己最想学动漫建模专业,想凭着自己的想象力创作出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尤其是曾经给过他帮助和关爱的那些人,要让他们在动漫世界里散发出耀眼的光辉,温暖更多的人,自己的世界也会因此而更加丰富多彩。

这番话,让我们清晰地感受到,扶着墙、挪着剪刀步的他离梦想更近了。

本报记者:小理 晓峰

编辑:李雪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