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中金彭文生:科创板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有很大帮助

原标题:中金彭文生:科创板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有很大帮助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6月19日上午,在上海举办的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就数字经济时代的金融市场开放和资产管理进行解读。

他认为,在数字经济时代,实体资产会发生很大变化,服务业的可贸易性上升,制造业的可贸易性反而下降。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不少知名的中国科技独角兽公司都是依靠美国的资本市场完成融资,这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是一个重要启示,中国需要发展自己的风险投资文化和市场。其中,科创板开启了真正的为风险资产定价的资本市场新时代,如果发展规模越来越大,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会有很大帮助。

服务业的可贸易性在上升

彭文生认为,数字经济时代,证券化或者金融资产是实体资产的证券化产品。在数字经济时代,实体资产会发生多种变化,第一点就是,服务业的可贸易性上升,制造业的可贸易性可能反而下降。

他说:“疫情以来,远程教育、远程医疗、电商等这些所谓的无接触经济的发展,得到了很大促进。它对我们的启示是什么呢?就是服务业的可贸易性上升。过去我们讲,为什么服务业是不可贸易的?因为服务业往往要求人和人密切接触。这一次疫情下,无接触经济体现出我们通过数字技术、信息技术的引用,可能不需要人与人密切接触,也能完成服务业的活动。我认为这对于未来经济发展模式可能是有重要意义的。”

相比之下,以后制造业的可贸易性反而可能下降,彭文生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机器替代人。

他说:“如果机器都替代人了,不需要把制造业放在发展中国家,可以放在自己的市场,复兴发达国家本身。我想,数字经济时代第一个重要的影响就是,实体资产方面服务可贸易性上升,这在金融领域我们也看到了过去几年的发展。”

中国的独角兽靠美国资本市场完成融资,这对中国是一个重要启示

第二点个变化在于,数字经济时代中,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的差别和分化将会越来越突出。

彭文生解释,传统经济制造业是有形资产。厂房、机器、设备、房产,有形资产的价值评估相对比较透明容易,所以它更容易和银行信贷间接融资抵押品联系在一起。而数字经济时代更多的是无形资产,它是一种商业模式,是一种应用软件和科技的创新。你很难在它成功之前评估它的价值。所以无形资产更多的需要靠什么?风险投资,而不是靠银行信贷的这种间接融资。

在发言中,彭文生特别提到,不少中国龙头的数字经济平台都是依靠美国的资本市场完成了融资,这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是一个重要启示。

他说:“从金融层面来讲,我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阿里、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等,我们中国的这些数字经济平台,这些独角兽,他们的融资是通过什么完成的?是通过风险投资,通过资本市场完成的,并且基本是通过美国的资本市场完成,通过美国的风险投资基金开启的。这对于中国未来的资本市场发展是一个重要的启示。我们要适应数字经济时代的发展,适应无形资产重要性越来越增加。我们要发展中国自己的风险投资的文化、风险投资的机制、我们自己的真正为风险资产定价的资本市场。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上海的科创板到现在快一周年了,应该说是很好地开启了我们中国真正的风险资产定价的资本市场时代。”

金融开放对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

谈到金融开放的影响,彭文生说,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过去几十年全球金融的发展中特别明显的态势就是,金融市场相对于银行体系的重要性上升。这个在全球,即使在发达国家也是这样。欧洲过去银行体系主导,但是过去40年金融资本市场的重要性也在上升。

“所以我觉得金融市场的全面开放对于中国来说,就是间接融资比重下降、直接融资上升,这是符合这个大的逻辑的。”

二是,市场开放实际上意味着更大的市场,需求端和供给端、投资者和融资者的更多元化。更多元化就是更好的匹配,更好的匹配意味着资源更有效的配置。这对于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当然,市场的开放也对金融监管带来更高的要求,因为金融和其他的实体行业不一样,它有外伸性、外部性,管理不好会和风险联系在一起,所以对于金融监管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彭文生还提到,不用太担心外资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后带来的竞争压力。

他说:“经济学讲本土化,对于我们的机构、对于本地的市场,无论是投资者还是融资者的理解,我相信应该是更深刻。对外开放外资机构的参与,对我们是一个促进,会促进提高我们的效率。我认为只要我们做得好,不需要太担心竞争压力。”

科创板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有很大帮助

彭文生认为,上海发展金融中心最大的优势在于,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可能成为最大的经济体,这本身创造了很多的投融资需求,所以上海成为全球前三的金融中心是大概率事件。

他说:“我觉得有两方面值得我们关注。一个就是刚才我们讲的在数字经济时代的风险投资。我们科创板未来的发展怎么样?科创板如果能够规模越来越大,能够在中国经济的金融发挥重要作用,那对于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有很大的帮助。另外是金融基础设施,数字经济时代的支付体系、数字货币包括央行数字货币在长三角可能的试点等等,这些可能都是对于未来上海金融中心有重要意义的动向。”

彭文生称,从监管方面来讲,资本市场放松管制可能还会是大趋势。科创板改革就是一个重要的例子,从发行上市到交易退市,整个的方向是以信息披露为基础的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但是放松不是说以无序为代价,监管力度是加大的,比如从中小投资者保护力度、中国版的集体诉讼制度等来看,从法律体系的改进角度讲是加强力度的。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