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lnews.net

大潮褪去 网贷“良退”之殇何解?

16个地区官宣对网贷业务进行全部取缔,近5000家机构陆续退出,随着清退进入收尾期,关于网贷平台如何实现良性退出引发多方人士关注。6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多方人士处了解到,在当初宣布良性退出的网贷机构中,因疫情、逾期、逃废债等多重因素影响,大多数平台出现了兑付失约的情况,目前真正能实现良性退出的平台屈指可数。大潮褪去后,网贷的“良退”之殇何解?出借人又该如何理性维护自身权益?

多机构良退“失约”

6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杭州网贷平台嘉石榴官网对外发布退出网贷行业公告,宣布全面终止网贷相关业务,并将于2020年6月20日前完成平台网贷债权清零和平台清退工作。

针对如何清退的问题,公告提到,根据数据统计,在清退工作开始之前,嘉石榴平台94%的出借人,已经收回了所有本金,并实现了一定的收益。针对平台剩余存量资产及相关借款人、出借人,根据地方监管部门的具体指导和要求,嘉石榴平台将按照净本金对出借人进行一次性兑付,完成网贷清零和平台清退。

嘉石榴提到,按照政府监管部门的要求,且本次清退的一次性兑付资金并非来源于借款人还款,因此平台清退采用“净本金兑付”方案,保障出借人在嘉石榴平台的整体投资资金不遭受损失,并将于即日起至2020年6月20日前完成兑付。

而并非所有平台均能按期清退。近两日,多位网贷机构出借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其投资的网贷平台在2018年宣布良性退出,曾承诺所有出借人在两年内完成兑付,但在平台工作人员能正常收到工资的情况下,截至目前两年将过,出借人却仍未收到相应兑付金额。

这样的案例并不在少数。另一家宣布退出的网贷平台出借人称,自该平台2019年8月宣布良性退出后,仅在退出后的次月收到过投资项目本金的5%,而在之后的几个月,该平台再未按照兑付方案进行,甚至有用户出现过账号无法登录的情况。该出借人无奈道,“本来还以为我遇到了良心平台,结果发现这只是平台的缓兵之计。”

引发关注的是,网贷平台的一纸良性退出官宣,为何会让如此多出借人头疼?平台在良性退出的过程中究竟遇到了哪些阻碍?

北京商报记者从多家宣布退出的机构处了解到,目前,确实机构在退出的过程中遇到了多方挑战。一方面是网贷平台催收回款较为吃力,有机构称平台借款端的逾期用户中,不乏会存在一些故意逃废债的“老赖”,甚至会遇到“老赖”联合组团对抗催收的情况;另一方面,自宣布退出后平台运维承压,网贷平台工作人员大量出走后,经营无法持续,整个公司承受巨大经营压力,导致良性退出周期较预期更长,要想实现转型更是难上加难。

根据监管披露,截至2020年3月末,网贷整治工作开展以来,累计已有近5000家机构退出,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21个月下降。不过,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9年末,能明确查到完成兑付后真正良性退出平台仅180家,仅占全部停业、转型及问题平台数量的3%。

清债痛点待解

何为良性清退?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网贷机构从本质上应该是一个撮合借贷双方达成借贷关系的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简单来说,主要是指维持借贷关系的正常,直至所有借款人完成还款。具体来看,机构要想真正实现良性退出,一是须与监管进行充分沟通并获取良退认可;其次是机构人员层面,应与内部从业人员达成协议,不存在大面积劳资纠纷;此外是在出借人层面,应结清出借项目,与出借人之间不存在任何纠纷。

以深圳市文件的要求为例,网贷机构良性退出要遵循公开、公正、公平、合法合规和市场化平等协商的基本原则,启动报备接受指导,成立清退组,进行清产核资并制定合法、可行、公允、先本金后收益的退出方案,并最终完成资产清收、处置及清偿。

具体来看,在兑付方面,鼓励网贷机构先兑付本金、后兑付利息,但本金兑付完成后,仍然要兑付出借人收益。另在催收方面,网贷机构可通过仲裁调解、法院调解,或地方金融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等多种途径,化解借款人与出借人的金融纠纷。

“网贷机构在良退中遇到的最大问题和难点,主要在于无法按时兑付、清债退场。”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之所以会出现多家平台兑付失约的情况,既有平台自身的原因也有环境因素。从主观来说,部分大体量的网贷平台因涉及出借人和借款人数量较多,资产处置上需要的时间比承诺期限更长;有些平台因自身资金实力较弱,无法以自有资金提前兑付;此外,还存在部分平台本身就存在资产造假等合规问题,长期恶性循环使得现有资产根本无法实现兑付。

另从客观来看,主要是因为在大力整治催收行业合规性的背景下,网贷平台催收回款较为吃力;同时,恶意逃废债现象盛行下,不乏会有借款人不按时还款的情况;此外受经济影响,部分网贷借款方确实存在还款困难,而这些都将导致平台无法获取充足资金按期兑付。”

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同样称,目前机构在良性退出中遇到的主要问题是资产端的处置比预期情况要差,在整个经济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再叠加疫情影响,更加容易出现失约情况。主观因素上,对于退出平台具体执行的团队来说,由于行业看不到未来且存在巨大的风险性,很多员工会选择离开,剩下的可能工作状态也不是很好;而从客观因素来说,经济大环境和疫情的因素增加了借款人的违约概率。

“暗箱操作”要不得

疫情、逾期、逃废债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导致多家推出网贷机构“良退”失约。多位分析人士指出,从目前看,网贷整治的难点在于一些大平台存量风险的化解,主要集中在贷后处置环节,在网贷机构自有资金不足以回购逾期债权的情况下,如何应对未到期债权、如何减小“逃废债”带来的损失是重中之重。

正如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所言,网贷平台实现良性退出,主要还是依靠机构自身的资金实力,但目前的现实情况是,很多机构不具备提前结清、覆盖坏账的资金实力。此情况下,建议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与出借人积极沟通,将项目底层信息和坏账情况真实、透明地披露给出借人,必要时让出借人跟平台站在一起,想方设法共同提升项目回款率,避免良退过程中的“暗箱操作”。

“多家机构兑付失约,主观上与机构人员流失、经营情况生变、业务转型面临挑战等因素相关,此外,客观上宏观经济下行,整个行业信贷业务承压,网贷最为下沉的借贷客群又会首当其冲。因此,平台在退出过程中最关键的是问题是如何持续经营,人员工作如何保障,以及未到期债权如何清收等。”苏筱芮称。

李亚则建议,良性退出的前提条件是平台经营是否合法合规,要想进一步解决痛点,网贷平台可以考虑通过被收购整合等方式,如在没有直接兑付用户退出能力的情况下,通过资本介入的方式能快速解决平台当前的困境;此外还可以考虑引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即通过专业的第三方资产管理机构对平台逾期项目、不良资产进行集中处理。

网贷机构退出后,广大出借人又该如何合理维护自身权益?苏筱芮建议,出借人需要区分权益受损的影响因素,如果机构存在虚假项目、资金池等违规情形,应当尽快收集证据尽早报案;如果底层项目真实但催收遇阻,建议与平台保持充分沟通,关注项目融资/借款方最新动态,以尽可能取得更多回款为首要目标。

李亚同样称,对于出借人而言,应当首先多方搜集信息,辨别网贷平台的真实状况:对于具备真实资产,有一定资金实力的平台,可以与平台协商给予应的兑付时间,并积极配合平台兑付进程中的工作;而对于平台信誉较差、实力不足或者甚至已经被经侦介入的平台,应当及时搜集整理账户明细、转账记录、银行流水、网站截图、借款合同等相关资料,及时报案,协助警方查明情况。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刘四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